“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10

01 09






孙哲平虽然火急火燎地在俱乐部谈完了事就往家里赶,但他要下班的时候也是中午了。楼冠宁他们也是惯会做人的,知道孙哲平心系家里金屋藏着的那个娇,也就睁眼闭眼地放他回去了。

大早上撩起来的火虽然被压下去了,可他还是忙着回家再续那早上没来得及进行下去的暧昧,再加上一想到张佳乐归期在即,恨不得一脚油门踩到二百。直到快到自家小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孙哲平直接用车载蓝牙给张佳乐打电话,边开车边问他想吃什么。

张佳乐那边不知道怎么了,估计是开了免提,窸窸窣窣了好半天才开口回答他:“都行。”

孙哲平听着直皱眉:“你干嘛呢?”

“收拾东西呢呗,”张佳乐这么一说孙哲平听出来了,这不就是鼓捣箱子的声音么,“突然想起来了,我想吃水煮鱼。”

孙哲平感觉得出他想把话题就这么岔过去:“必须明天走?”

“是啊,毕竟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也不能真当甩手掌柜,俱乐部也挺无辜的。”张佳乐的声音清晰了点,想来是拿起了手机,正好声好气地跟孙哲平讲道理,“这个事早一天解决,咱们不是早一天放心么,我迟早都是要和你住一起的,现在贪这一天两天没什么意思。”

孙哲平本想再接一句“可是”,但没说出声,抿了抿嘴。张佳乐说的也都在理,只是两人这干了许多年的柴好不容易碰到火星能燃起来,刚刚有点燎原之势,突然就要被异地这盆冷水泼干净,也是够窝囊的。好在两人都是有分寸的成年人,什么事能出格什么事该规矩,心里都有杆秤,孙哲平便也没有多做纠缠:“那行吧。你现在下楼?我快到家了,直接出去吃水煮鱼。”

“嗯,家楼下等你。”在挂电话之前,张佳乐还留了个大大的麦吻。

 

孙哲平把车开到楼下的时候就看见张佳乐脑袋上扣着兜帽,低着头双手插兜靠在角落的墙上,活像犯罪分子等待接头。他没忍住一乐,降下车窗冲着张佳乐按了喇叭。等到人上车就座之后,孙哲平缓缓发动汽车,还不忘嘱咐他记得扣安全带。

“你不嫌热啊?”张佳乐上车第一件事就是把空调开大了点。

“穿那么多活该你热。”孙哲平目不斜视。

“这不是短袖都收拾起来了嘛。”张佳乐把袖子撸起来,手捂在空调通风口贪凉,“你回头给我买点衣服放你家啊,我就不用来回背行李了。”

孙哲平单手打方向盘,右手把张佳乐的胳膊从通风口拉下来:“嗯,明天就买。”

“小楼找你说什么了?”张佳乐谈着恋爱还不忘刺探敌情。

“也没什么,就商量了要不要和霸图呼应着开发布会,还有各种社交平台方面的舆论运作,尽量把负面影响压到最小。他挺擅长这些的,公关效果不会比大俱乐部差。”

“嗯。”张佳乐点了点头。他相信孙哲平的眼光,因此也连带着信任楼冠宁在处理这些事上的能力,也干脆乐得清闲,不再过问别人俱乐部的应对。“这个事,他没说什么吧?”

孙哲平知道他这是在问俱乐部对两人关系的态度:“你放心,我这边的影响比你那边差远了。我现在在俱乐部里,说好听点是个偶尔上场的职业选手,往实话说,就是个战队后备人员。在外界眼里我还是那个百花的退役选手,所以怎么着都轮不着义斩倒霉。”

“那俱乐部其实没有必要帮你压这个事啊。楼冠宁给你做了个人情?”张佳乐问。

“算是吧,”孙哲平说,“不过小楼这个人不像其他的战队老板,这人义气得很。就不知道他帮忙是有什么考量了,可能既想帮我这个兄弟,又想在我这落个人情吧。”

张佳乐半开玩笑:“完了,我老婆因为我欠了别人人情,是不是该我还啊?”

孙哲平斜他一眼:“你以后打算对外称我为‘老婆’?”

“那没有,”张佳乐摸摸孙哲平的胳膊权当顺毛了,“我哥,我哥。”

孙哲平懒得搭理他,没接话。

“哎,这么一闹,怕是全社会都该知道了,你家里那边你想好怎么办了吗?”张佳乐假装不经意地问。

孙哲平把皮球又踢回来:“你呢?”

张佳乐噎了一下。他就是没想好怎么办才问孙哲平。当时决定出柜只是电光火石的一个念头,只想了关于日后的大概,要真问起有什么打算,张佳乐是一百个头大。但现在正式出柜只在眨眼间,向家里解释这回事已经是火烧眉毛了,他这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慌起来。

“我不知道,”张佳乐大大方方答得坦荡。“感觉像是回到了当初在家里一意孤行要当职业选手的那段时间。”

孙哲平笑起来,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都多大人了,还紧张呢。”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孙哲平一直了解张佳乐,知道他是个坦率的人,可这频频的示爱实在让他有些招架不能。他平复了一下心情:“不想玩车震你就闭嘴吧行吗。”

张佳乐噗嗤一下笑出声,假装正经地清清嗓子:“好好开车。”

 

但有句话他没说,他知道孙哲平也听得懂。

从决定做职业选手,到现在决定出柜,他哪一步都没有后悔过。冠军,和孙哲平,都是他此生追逐的目标。






tbc


全是对话的一章,可以说是非常偷懒了


11

评论(21)
热度(164)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