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nothing gold can stay.

“哎呦师傅小心点这个电脑桌可贵了别磕了别磕了……这个箱子先放这吧我待会儿自己拿上去您先搬别的,嗯嗯行就这么搬吧塞得进电梯就行——”

张佳乐忙前忙后,上蹿下跳,看别人干嘛都不放心,恨不得事事都由自己把控着。可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搬家也不是一个人的工作,他即使再牵肠挂肚,也只能选择信任找来的工人师傅。

正说着话,孙哲平转着钥匙下楼来,看张佳乐这满头大汗的样子愣了一下:“你怎么累成这样?”

“没事,”张佳乐喊得嗓子都快哑了,拿着手里的矿泉水瓶灌了一大口,“你个大老爷们,鸡零狗碎的东西怎么这么多啊?这么多年第一次联系我还是让我帮你搬家,自己去楼上躲清静,让我在下面调度,真的心机。”

孙哲平即...

 @雀 画的

?其实这么丑的图我也不想发 会掉粉

?天天求着我帮他发双花图

?本人简直是他的双花代理

【双花】想不出标题了

肉,随便写点,不太好,略长

公厕play 适时避雷


“生着气呐?”张佳乐侧身闪进卫生间,好整以暇地靠在墙上,抱着手臂看向洗漱台旁的那人。

孙哲平把水龙头拧到大开,把一双手反反复复洗了几百遍,搓得连手指都发红了,也没出声应他一下。

“真不高兴啦?”张佳乐探身去看他脸色,“你吃什么飞醋呢?”

孙哲平很少生气。他本来也不是锱铢必较的人,心胸格局都宽广得很,平时什么事都懒得往心里去。张佳乐刚巧也不拘小节,是个整天乐呵呵什么玩笑都开的,因此两人在一起,彼此的频道都比较重合,基本没吵过架,这可能也就是两个男人谈恋爱的好处之一。

“说话呀。”张佳乐半哄半撒娇地催。他确实有点慌,一是真...

可能是个点文

是这样的,有点不太好意思说,咱们开个点文怎么样,虽然一千粉并没有什么可吹的,但是半年更一次文的本菜鸡能有这么多粉丝已经感激涕零了,无以为报,本来还可以抽点现金,但是我这个月花得有点多,下回再说,下回再说,嘻嘻。

只写过双花,但要点别的cp也可以,我努力写。

大家赏脸点的梗,我能写的都会写出来,真的很敬业了,业界劳模难道不是我本人吗(并不是


【双花】最佳损友。19(完)

01  18


张佳乐送孙哲平到机场的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

张妈妈并没在青岛待多久,早就收拾东西回老家了。而孙哲平却仗着早已转任后勤人员,楼冠宁又不怎么管他,堂而皇之地在霸图赖了好几天。他这一留,张佳乐便遭殃了。好在孙哲平也不是不懂分寸的小孩了,张佳乐赶紧趁着飞去其他城市打客场比赛之前把这尊瘟神送回北京。

“这个登机口有点远啊,”张佳乐看着登机牌,“你早点进安检吧。”

“不急,”孙哲平说,“时间还早,再坐一会儿。”

张佳乐笑:“你怎么跟刚谈恋爱似的。”

“我们确实刚谈没两天啊,蜜月期还没过呢。”孙哲平在木头长椅上的姿势实在吊儿郎当,他一把把张佳乐...

【双花】最佳损友。18

01    17


张佳乐从大早上接到他妈电话开始,就始终火烧眉毛似地奔来跑去,见到张妈妈之后也没能歇几分钟,被指使得活像个跑腿的小厮。可这位是自己亲妈,他又不敢有什么怨言,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暂且接受了他苦大仇深的命运。

“妈,我今天的活儿也推了,咱一家……咱好好玩几天。”张佳乐说。张佳乐到现在都还没摸清自己母亲的态度和想法,不敢随随便便把“咱一家人”说出口。他的车暂时由孙哲平掌舵,他负责和自家母亲坐在后座,美其名曰“维系母子感情”。张妈妈还端着高冷人设,懒得管他,也随他去了。

“别,我今天也不是过来玩的。”甫一见面张妈妈就对张佳乐

【双花】人类为什么要发明恐怖游戏

尽管荣耀作为一款老游戏,重置多次,依然独占mmorpg游戏市场,但同时其他类型游戏的竞争也正如火如荼。时下日本某游戏公司刚刚推出了一款崭新的恐怖游戏,《毒蘑菇7》。这款游戏讲述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接纳了一个携带变异孢子的女孩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恐怖故事,以其新奇的操作模式,及近乎变态的配置需求,闻名单机游戏圈。网友们也纷纷掏腰包购买,一时间直播平台上十个主播里有八个都在玩毒蘑菇。

张佳乐自然也不能免俗。他原本就是个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的性格,再加上又要靠人气吃饭,怎么说也要跟个风。他为了追求直播效果,自己买了游戏之后并没有提前玩过,而且还挑了半夜的时间开直播,关掉家里所有的灯,电脑的光幽幽地打在脸上...

【双花】红尘(上)

 @江关何处 的点文,“乐乐是只小狐狸blablabla”(懒得复制)

这个文风,憋了半年,是装逼失败的产物……

修仙,可能是真年下,不会写二十来岁的大孙(。


--------------------------------------------------------------


江波映月,白雾漫空,竹声簌簌。

他奔走于江岸汀洲,月华流逐,一身水亮银白皮毛倒显熠熠。狐爪踏过水边湿地,印下几瓣小小梅花,风雅。

自是天赋异禀,灵智早开;也是孤诣苦心,修得旁人修不得之性,受得旁人受不得之苦。早年有大能旅于他身居的这洞天福地,亲他这一副卖相上佳的难得好皮...

【2017孙哲平生贺/Y】Youthful【双花】

“你怎么了?”见张佳乐出门没多久又一瘸一拐地拧了钥匙进来,孙哲平皱了皱眉,问道。

“别提了……”张佳乐脱了鞋就往沙发上一扑,支起腿来揉着膝盖,“我又摔了,什么垃圾自行车啊,他们那个龙头都拧不动的!”

他腿上确实一片红肿,目测消了肿就要淤青了。好在没有破皮,孙哲平拿了红花油蹲在他身前,往他受伤的地方细细吹气:“说要开车送你你不让,摔了怪谁。”

其实要说起来,还真是张佳乐太过自信。他和孙哲平新买的房子在一所大学旁边,每天都有不少大学生骑着小黄车说说笑笑地在小区门口路过。张佳乐向来是个爱凑热闹的,共享单车服务最开始又从年轻人群体中扩散出来,他自然也对这种新兴的玩意十分感兴趣。

但张佳乐的骑车...

【双花】最佳损友。17

01   16


张佳乐好像自从跟孙哲平在一起之后就很容易在早上被电话吵醒。

这会儿六点半,正是一天之计的时候。他正和孙哲平睡在床上,你压着我我压着你,这床太小装不下两个成年男人,竟然还让他们两个人睡出了层层叠叠的效果。霸图的宿舍本来就不大,十来平的一个小屋,装了两个人顿显拥挤。更别提昨天晚上他们还疯了一宿,孙哲平拉着张佳乐从床上做到墙上,最后洗澡的时候又在浴室里干了一次,衣服扔得到处都是,连电脑都躺在地板上,好悬没散架。

所以让一个头脑不清醒的人在这一摊乱糟糟的东西里找出他正在响的手机,怎么想怎么不现实。孙哲平也被吵了起来,睡眼惺忪地靠在床头。张佳乐...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