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04

01 02 03




张佳乐正在青岛无所事事地享受着余额不足的假期。

他干脆没有回昆明,准备直接等新赛季开始。毕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可能是他在荣耀联盟的最后一年了,张佳乐很珍视自己还能驰骋赛场的每一刻。而且,已经成功融入霸图战术风格的他,目前也如鱼得水,很舍不得这个风格独特又明确的集体。

他收到孙哲平微信的那天下午,正躺在公寓的榻榻米上打音游,手机突然弹出条新消息,让他分心直接断了连击。气得张佳乐直接把手机扔出两米远,蹬了几下腿出气才摔摔打打地过去捡手机,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当他看到发来消息的人是孙哲平时,顿时就将什么音游什么连击全都抛诸脑后,连找个合适的姿势玩手机都来不及,蹲在地上就开始回消息。

 

孙哲平是这么发的:“嘛呢?”

简短到有点高冷。不过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张佳乐也知道孙哲平这二五八万的臭屁性格,压根没往心里去。

所以张佳乐不假思索:“有事说事。”

还一本正经地打上了一个句号,显得自己像张新杰一样严谨。

孙哲平那边“正在输入”的提示显示了很久,感觉好像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才憋出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夏休期还有多长时间?”

张佳乐心想你这不是废话吗。他知道孙哲平肯定是有事要说,不然怎么可能连新赛季的日子都忘记:“十来天啊,怎么了?”

“你有空吗,找你玩去。”这次倒是秒回。

张佳乐立刻切出微信打开日历,确认自己没什么行程:“我倒是无所谓啊,你不用上班吗?”孙哲平台前转幕后的工作调整他也是知道的,他们早聊过这个话题了。

“……”孙哲平在那边一阵窝囊,他确实把这个事忘了。

“要不这样,”张佳乐打字飞快,“我去找你玩怎么样?在青岛呆腻了,霸图又没什么好玩的人。”

孙哲平想想觉得还真行,发了个ok的表情:“我给你买票。”

张佳乐也不跟他穷客气:“等我到北京,要你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别想着一张机票打发我。”

“?”孙哲平发个问号,“兄弟,想多了,给你买绿皮车呢。”

 

 

张佳乐当然还是坐的飞机。孙哲平虽然嘴上说得比较凶,但还是体贴地给他买了头等舱,没有把这位家喻户晓的电竞明星扔在摩肩接踵的绿皮火车上。

他下飞机的时候为了防止被认出来,压着棒球帽,戴了黑色的口罩,乍一看像个清爽的大学生。在行李轮转区找箱子的时候给孙哲平发了个微信问他在哪,得到回复说这人根本没来接机,嫌天热让张佳乐自己打车过去。

张佳乐气结。孙哲平真特么牛逼,“你还是人吗???”他恶狠狠地回。

但有什么办法,靠山山穷靠水水尽,他深谙靠自己才有底气的道理,边拖着箱子往外走边低头在手机上嘟嘟打车。外面十来辆出租车排着队等拉活儿,一看张佳乐拉着箱子过去,喇叭声简直此起彼伏,张佳乐心想真像稻田里的青蛙。

心里正吐着槽,他发现边上一辆私家车对他按喇叭按得尤其积极,不禁抬头看去,就见孙哲平坐在车里笑。这人明明说了不来,搞了半天是在唬他。张佳乐白了他一眼,自己放好行李之后上车就座,还故意坐在后座:“师傅,义斩俱乐部谢谢。”

孙哲平一看就知道张佳乐为了报复他,让他演一回司机,咧嘴一乐,系好自己安全带:“小伙子去那找人啊?你是职业选手吗?”

“不找人,找个畜生,”张佳乐在车里左顾右盼,“师傅你这车什么时候买的?挺新啊,V6吧?”

孙哲平倒车出去,自动忽视了他话里的挑衅:“去年买的,行了别扯没用的了,张佳乐你晚上住哪?”

“住你家不行吗?你金屋藏娇了?”张佳乐又气他。

“……”孙哲平知道他记仇,不知道他这么记,“你爱住哪住哪。”

 

张佳乐下飞机的时候是下午,托北京市内晚高峰的福,等去孙哲平家放好行李安顿了下来,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他肚子咕咕直叫,孙哲平也没问他想吃什么,直接带着人去了家近一点的火锅店。这家店好就好在有包间,不用担心张佳乐摘下口罩的时候被人围观,位置也是孙哲平提前订好的,张佳乐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还不得不承认孙哲平这些年在照顾人方面特有长进。

“你还记得我好这口呢,”张佳乐一边点菜一边说,“北京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云南的菌子锅,那个最好吃。”

孙哲平无奈看他:“差不多得了啊,有的吃就不错了,上哪儿给你弄菌锅去。”

“人还是要有点梦想的。”张佳乐光速点完了菜,一手拿着一根筷子叮叮当当敲盘子,显然饿得不行,趁着锅还没开和孙哲平聊闲天:“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玩了,你工作这么闲吗?”

其实孙哲平事后也有点后悔那个一时冲动就叫张佳乐来北京的决定,那实在是荷尔蒙支配大脑的结果,还是有点过分了。但张佳乐来都来了,孙哲平看见他的时候心里总是高兴的,便把心里那点小纠结先放到了一边。此刻张佳乐问起,倒是让他为难,总不能当面说“因为我想你了”这么恶心的话,于是他开口不动声色地扯谎:“嗯,最近心情不太好,小楼说让我散散心。”

张佳乐就信了。其实没有理由不信,之前太久没联系,即使后来重新熟络起来,因为两人各怀鬼胎地对以前的事情闭口不谈,所以张佳乐对孙哲平的印象还是一直停留在百花后期。他一直当孙哲平这些年都郁郁寡欢,因此孙哲平这时说“心情不好”能让他完成整个的逻辑自洽过程,结果就是现在的张佳乐在孙哲平面前还是那个没有长进的百花副队长。

不得不说,孙哲平真挺吃这套的。当初的孙哲平年轻得理所当然,心高气傲不听劝,认准一个死理就不回头,看张佳乐迁就他他反而还别扭。而现在的孙哲平已经和张佳乐一样,一脚跨进中年范畴,心性早就被磨砺得坚忍了许多,也知道张佳乐的束手束脚是因为顾忌他的心情,所以每当这时都想偷笑。作为成年人,他坦然接受自己对张佳乐的非分之想,但偶尔得到张佳乐的模糊回应(他单方面认为如此)时,却还像个少年一样青涩又单纯地快乐。

 

张佳乐点的菜太多,吃完饭后俩人差不多是相互搀扶着回的家。张佳乐瘫在沙发上不动,孙哲平认命地去给张佳乐找睡衣,又帮这位祖宗调好了水温铺好了床,才回自己房间里。

以前在百花的时候他年轻气盛又自视甚高,无论是生活上还是战队打法上,都是张佳乐照顾他比较多。现在他像个男人了,张佳乐虽然心里装的事只多不少却活得更潇洒,也不知道两人脱离百花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奇异的蜕变。

 

但是,换他来照顾张佳乐,这种感觉还挺好的。



tbc


05

评论(22)
热度(184)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