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02

*原著向+大量私设

*也许不是你心中的张佳乐


01



最终还是孙哲平打破了两人微妙的平衡,走过来抢了张佳乐手里几乎没抽几口的烟碾灭,也非常随意地在他对面盘着腿席地而坐了。张佳乐还没从意外中回神,面对突然接近的多年老友竟平白有些局促,腹中十万个为什么不知道该先问哪句。

反倒又是孙哲平先开口,却是一句有心人听进耳里会千般抓挠的普通问候:“瘦了。”

一句话倒让他说得柔肠百结似的。


张佳乐显然完全没有get到点,凑到前面去拽拽头发摸摸脸,好像在确认这个孙哲平是不是真的:“你是本人吗兄弟?”

对面的人挑了挑眉看他。

他又问:“你专门飞到苏黎世来看现场比赛?”

孙哲平微闭了闭眼以示他说得对。

“你和义斩的人一起来的?”

孙哲平无奈,承认之后不等张佳乐问出其他的问题就先接了话:“在观众席上看见你一副要吐的样子,就跟出来看看。”伴随着嗤笑声,“你对冠军过敏?”

“……过你妈。”刚才他恰到好处的出现给自己带来的惊喜和感动全都烟消云散,张佳乐实在不懂为什么孙哲平说起冠军这个事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又调整姿势在墙上靠得舒服了点,脚便伸长蹬着孙哲平的腿,“爷现在一冠加身,你那些屁话都没有用。”

至此,好像找回了些当年相处的感觉,两人间尴尬的气氛才终于消散了一点,张佳乐再面对孙哲平的时候也没有像看见教导主任一样拘束,他知道这也是孙哲平在人际交往上比较独特的温柔。

 

孙哲平果然没了什么火药味,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恭喜了,世界冠军。”

张佳乐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哈哈”了一声,为对方话里若有若无捉摸不透的情绪。他视线下移,在孙哲平打着雪白绷带的手上不作痕迹地停留了一瞬,低头将自己的Zippo在指尖转得飞快。

 

眼前这个孙哲平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开始试着不再执着于对荣耀的追求,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像他表面看起来一样不介意。只是寥寥几句话的接触,张佳乐已经觉得自己这几年来的长进好像又被打回原形,像是又回到了孙哲平受伤后在百花最后的那段日子,自己天天憋着火不敢说话,窝囊得很。

 

“火机不错。”有点冷场,孙哲平盯着他手里的打火机没话找话,有点后悔提了这话头,倒没问他怎么突然学会抽烟了。

“这个啊,”张佳乐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停下了手里转火机的耍帅动作,拿着这铁盒子颠了颠,“忘了,退役之后才发现从俱乐部偷了个这玩意出来,不知道在哪夹带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谁的,反正挺酷。”

孙哲平难以察觉地笑了笑。

 

“你们什么时候回国啊?”张佳乐问。

孙哲平说:“明天吧,你呢?”

“好像是后天,我跟队里一起。”场馆里的颁奖活动好像是结束了,一直循环播放的中国国歌现在已经换成了结尾曲。张佳乐觉得自己再怎么也该回去参加一下记者会,站起来拍拍裤子,又用拍过裤子那只手拍拍孙哲平肩膀,跟他说自己要回去了。

孙哲平拉了他一下,张佳乐刚刚转过的身又转回来。

孙哲平说:“留个手机,回头联系。”

说来惭愧,这两个曾经默契无双的好队友到现在连彼此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了,连过年群发个短信的交情都没有保持。偶尔张佳乐深夜失眠想吹个牛逼,翻遍通讯录也找不着人。联系人里姓孙的不少,刚好叫孙哲平的却一个没有。

于是张佳乐飞快地报出了他现在的手机号,还自以为很幽默地补了一句:“不要把我手机贴在同性交友网站上啊。”

孙哲平踹了他一脚让他赶紧走。

没想到张佳乐换了一副很认真的表情,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说真的老孙,你回去一定要联系我。哎算了为了保险你还是也把手机号给我吧我回头联系你怎么样兄弟。”说着又摸了摸裤子口袋,结果想起手机放在宾馆压根儿没带过来。

“你现在像黄少天你知道吗。”孙哲平快被这人气乐了,连说话口音都不自觉地跑出来北京味儿,看着面前这人一脸郑重又还是放缓了语气,“你不是着急往回跑吗张佳乐?肯定联系你,我说话你还不信吗?”

张佳乐这才罢休,小跑着往队伍的休整室去,没一会儿就拐了弯看不见身影了。

 

孙哲平就一直坐在原地看张佳乐跑步时一颠一颠的辫子,他以前手特贱,喜欢有事没事就拽一下。那时候张佳乐脾气也不好,一天拽下来孙哲平可能能收获一箩筐的脏话。

 

而现在,其实他不想承认,他呆坐着看了半天张佳乐的背影,其实是想等他回一次头。




tbc


二人相处模式略有参考漠花太太《和平分手》。


03

2017-04-27
 
评论(13)
热度(177)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