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17

01   16



张佳乐好像自从跟孙哲平在一起之后就很容易在早上被电话吵醒。

这会儿六点半,正是一天之计的时候。他正和孙哲平睡在床上,你压着我我压着你,这床太小装不下两个成年男人,竟然还让他们两个人睡出了层层叠叠的效果。霸图的宿舍本来就不大,十来平的一个小屋,装了两个人顿显拥挤。更别提昨天晚上他们还疯了一宿,孙哲平拉着张佳乐从床上做到墙上,最后洗澡的时候又在浴室里干了一次,衣服扔得到处都是,连电脑都躺在地板上,好悬没散架。

所以让一个头脑不清醒的人在这一摊乱糟糟的东西里找出他正在响的手机,怎么想怎么不现实。孙哲平也被吵了起来,睡眼惺忪地靠在床头。张佳乐身上光溜溜的,连头发都睡得乱七八糟,半睁着眼睛跪在地上找声源,好不狼狈。

“喂,妈?”张佳乐废了老鼻子劲才找到,看到屏幕上的联系人信息就是心头一跳。他立刻清醒了一半,把电话接起来,“怎么啦?”

他妈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大清早就吵吵嚷嚷的:“起床了吗?”

张佳乐被这不知敌我的一句问话弄得有点忐忑,下意识还按着学生时代的习惯回答:“呃,起了。”

“那你来机场接我吧,我刚下飞机,记得带着你孙哲平。”他妈语速很快,却听不出情绪来,只能听清她背景音里机场的语音播报了。

她是认识孙哲平的。他们以前在百花的时候,没少回张佳乐家蹭饭。虽说那会儿还是好兄弟,但两人间眉来眼去的事情,确实也已经有了端倪。张佳乐母亲待孙哲平从来是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在得到张佳乐和孙哲平出柜的消息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张佳乐心里有点酸。他脑筋一转就想得出,母亲是从昨天晚上一看到直播就买了来青岛的机票。他们老一辈人平时不怎么关注社交平台上的动向,自然也不清楚在这之前的舆论发酵。在记者发布会上张佳乐出柜后又被指控打假赛,最后男友孙哲平又神秘现身,这样戏剧化的情节,难免会让原本毫不知情的家人乱了方寸。

他有点内疚,从地上弹起来就开始穿衣服,但怎么也不能一下飞到机场去,只能捏着手机问了一连串:“妈你吃早饭没有?带了多少东西?你来之前怎么没跟我说一声,我给你买机票啊。你自己一个人半夜坐飞机过来算什么事啊,不用这么着急的,你昨天晚上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完了吗……”

等张佳乐唠叨完挂了电话,孙哲平这才得空插嘴:“怎么了?”

张佳乐这会儿衣服都快穿好了:“咱妈来了,就在机场,你快起床洗个脸,咱俩马上过去,太后点名要你伴驾啊,你掂量好了。”

孙哲平这种天塌下来拿命抗的勇士,听张佳乐这么一说也不禁有点打鼓。他鲤鱼打挺似地从床上翻下来,拿起衣服就胡乱往头上套:“她看了昨天的记者发布会?”

“估计是吧,”张佳乐在厕所刷牙,说话都口齿不清的,“也听不出她什么态度,很害怕啊,万一见面就把我俩打一顿怎么办,大马路上的多丢人啊。”

孙哲平严肃地说着一点也不好笑的冷笑话:“打一顿能消气还好,但咱妈那个脾气,就怕她是来跟你断绝母子关系的。”

“呸呸呸,你这个乌鸦嘴,火都烧到眼睫毛了你还一点不着急,感情来的不是你妈。以后见你妈的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说出段子来。”张佳乐满嘴你妈你妈,乍一听跟在骂人一样。

“我觉得就算是见我妈,紧张的还是你。”

“……靠。”张佳乐见斗嘴斗不过,赶紧转移话题,扯着嗓子催孙哲平快点,好像声音大一点就能显得人气势高一样。

不过孙哲平这么一打岔,确实让他不那么紧张了。反正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连莫名其妙的名誉指责都挺了过来,总不能在他妈这个小河沟里翻了船。

 

见到自己母亲的第一眼,张佳乐开始对自己把妈妈比喻成“小河沟”的举动感到深切的懊悔。

自从儿子变成电竞大神,张妈妈的消费水平是很跟得上自家经济水平的增长的。张佳乐也宠他妈,平时有个把节日,微信转账几万几万地发,网上疯传的那些对待女朋友的招数,张佳乐学了个遍,然后拿回来哄他妈开心。甚至今年他随中国队出去打世邀赛,回来时也没忘记在机场免税店给自家妈妈带一套护肤品,而且还要求队友把自己那一副“你好你们这里最贵的精华是什么”的暴发户样子拍成小视频发给他妈。

张佳乐是跟他母亲很亲近的。也因此,他大老远看见他妈穿着衣橱里最贵的那一件风衣,坐在机场的长椅上一边吃小蛋糕一边玩手机,几乎是立刻从她周身的气场中判定出,这一趟她是来撕逼的。

 

“你好,我的母亲。”他硬着头皮,拉了孙哲平上前去,干巴巴地喊了一声。孙哲平也打了个招呼,束着手站在一旁扮演乖巧儿媳。

张妈妈半笑不笑地抬头看了张佳乐一眼,他立刻噤声,但还是陪着笑脸:“好了好了蛋糕有什么好吃的啊,走,咱回家吃早饭去。”

张妈妈把手上的空保温杯递给张佳乐,示意他去打热水,张佳乐哪敢违抗,荣幸地去了。这会儿张妈妈才开口:“哲平啊,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孙哲平坐到张妈妈旁边的空位上,看着张佳乐往远处一路小跑的背影,笑了笑,道:“也不长,半个月吧。”

“那我换个问法,”张妈妈一副看透世事的老江湖姿态,“在百花的时候,他就喜欢你了吧?”

“是吧。我没问过。”

“他那阵子一跟我说话就要提你,一回家就是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三句不离孙哲平。”

孙哲平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每个人少年时都喜欢把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转述给妈妈。张佳乐和孙哲平虽然身在俱乐部,却也不能免了这恋家的俗。孙哲平自小被放养,相对独立,也没有那么强烈的表达欲,而张佳乐当时是第一次住宿舍,每天都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把从早到晚训练的趣事讲给母亲听。曾经孙哲平还当面嘲笑过张佳乐娘炮,黏他妈黏得像个妈宝,但现在回头看看,张佳乐是所有人中最成熟的一个,为他对孤身在家的母亲的体贴,为他对身边每一个人的,一如既往的温柔。

“他跟我们也是三句不离‘我妈’,哈哈,当时真的被我们笑惨了。”

张妈妈也配合地“哈哈”了两声:“还是怪我。他爸走得早,我的教育方法可能真的有问题,他成了个喜欢男人的人——你不用说,我知道你们是认真的。我就是觉得我挺失败的,劳心劳力十几年,把他教成这样。”

“您不反对我们吗?”

“有什么好反对的。我都快六十的老太太了,半截身子入土,管得了你们几年?”

“您觉得教坏了他吗?”

“嗯。”

“他真的很孝顺您。”孙哲平说。

“对。”

“我做不到他那个样子。是张佳乐教会我要对父母好。”孙哲平说,“他一直在努力做一个更好的人。每天给您打一个电话也好,在百花咬牙坚持也好,退役复出霸图也好,甚至敢在发布会上出柜也好,他所做的一切都让他变得越来越优秀,他即使喜欢同性,也是个有担当的真男人。”

“是。”

“他是个好儿子,好队长,好队员,也是个好恋人,您知道的。”

“嗯,我知道。”

 

孙哲平从兜里掏了包纸巾出来,递给张妈妈:“您别哭了,他回来看见该难受了。”



tbc


18

评论(26)
热度(226)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