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09

01 08




张佳乐看着他,问:“哥,你不高兴了吗?”

孙哲平一怔,为这突如其来的敏锐。他搓了搓手指,还是实话实说:“有点吧。”

他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性格中也总带着北方人该有的豪爽。往常这些小事他也根本不在乎,但看张佳乐好像比他更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后知后觉地还是有点憋闷。

他不是生张佳乐的气。他一不想跟张佳乐因为这点屁事吵架,二不想勉强张佳乐这么快就和他出柜,何况说实话他现在自己都还没准备好。孙哲平只是没由来的一阵恼火,恼火为什么他们的关系一定要被媒体如此大肆披露,恼火他和张佳乐凭什么就要爱得小心翼翼鬼鬼祟祟,恼火自己为什么连一方清净的舆论空间都没法提供。

说到底,还是大男子主义作祟。

可张佳乐也是个大老爷们,不是需要他宠着哄着的小公主。真要论起来,孙哲平自己被迁就的次数反而比迁就对方的次数要多。

也正是这个结论让他微微懊恼。

 

张佳乐闻声凑过来搂着他的肩,也不着急哄人,先把脑袋埋在他怀里蹭来蹭去深吸了几口气,又乐滋滋看他:“哎哥你用什么洗衣液,身上这么香呢?”

这时候倒乖,一口一个哥。孙哲平抽抽嘴角,本想推开他,看着那亮晶晶的眼睛,下不去手也生不起来气,最后手臂环在他腰上,在张佳乐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一天天就知道气我。”

“哪能,我舍不得气你。”张佳乐啄木鸟似的在孙哲平唇上连亲了几下,亲得他直乐,“你刚才一脸不高兴想什么呢,快从实招来。”

“在想怎么短时间内从政。”孙哲平的回答简短又有目的性,是他一串胡思乱想的有力总结。

“啊?”张佳乐显然没听懂。

“推动同性婚姻法,让你光明正大变成我的。”孙哲平说。

“……”张佳乐一时失语,低着头笑出声,“你这人真是……”

“怎么?”

张佳乐又抬起头捧着孙哲平的脸捏捏揉揉,有些零星的胡茬扎在他手掌上痒到心里去。他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孙哲平轮廓分明的脸。孙哲平也耐心地抚着他后背等他开口。

 

张佳乐在这没人说话的短短十几秒内想了很多。

他想到自己拿回第一笔亚军奖金时母亲惊喜的表情,想到他第五赛季MVP的奖状,也想到孙哲平半途折戟后,他一个人负担过的责任。

是他的家庭、他的荣耀,和他的爱人。

家庭是他原生的根,是他此生基石,他不想、不愿在这样难以舍弃的感情中,由他来划上一道可能难以抚平的伤痕。

荣耀是他前半生的执着,是他一生事业,可张佳乐也知道,随着年龄增长,他早晚有一天会脱离荣耀圈子,荣耀于他的意义,也早晚会被别的事物取代。

可孙哲平……孙哲平。

他向来长情,也对恋爱关系珍之重之。他承受过孤身一人的痛苦,于是更加珍惜这事隔经年来之不易的甜蜜和温暖。

 

“孙哲平。”他轻声说,还俏皮地开了个玩笑,“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我现在说想跟你出柜,你会不会觉得我们进展太快?”

 

 

后来张佳乐跟霸图方打电话的时候还挺不好意思。公关部经理被他气到语塞,听起来想一秒钟翻十二个白眼,但又碍于大神身份不能得罪,和张佳乐说话的声音都憋得像公鸭子叫。

其实也是苦了他了,张佳乐这么突然出柜,对联盟各方面都是不小的冲击,甚至别说联盟了,连霸图俱乐部老板那一关都难过。但那又怎么样呢,张佳乐和孙哲平早年就是以“疯”起家以“不要命”著名,这次又难得联手叛逆一次,早都是八匹马拉不回来了。

“……大神,”电话对面的公关部经理声音苦巴巴的像是憋着尿,“咱别开这玩笑了行吗,啊?”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开始他这五分钟内的第十二次道歉:“不好意思。”典型的我意已决。

“你跟孙大神说好了?真说好了?”那边还不死心。

张佳乐再次礼貌点头:“嗯,不好意思。”

经理彻底绝望,连招呼都没打就挂了电话,想必是崩溃到没想起来维持基本的礼貌。

“解决了?”孙哲平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发什么,余光瞟到张佳乐挂了电话,随口问了句。

“嗯,你干嘛呢?”张佳乐凑过去。

“跟小楼说事,”孙哲平回话,手却没停,一直在打字,“我待会儿过去俱乐部一趟。”

“怎么了?”张佳乐有点担心,“义斩那边有意见?”

孙哲平摇头:“放心吧,小楼可比你们霸图通融。”

张佳乐白他一眼:“我得回去开发布会。”

孙哲平终于舍得分点目光给他:“什么时候开?”

“说是尽快,大概就这周,后天或者大后天。霸图说帮我买明天的机票了。”

孙哲平把手机一扔,圈着张佳乐:“不行。”

张佳乐憋笑:“你怎么这么霸道。”

“晚点走,反正你的训练在我这也能做,”孙哲平捏着张佳乐耳垂,眼里全是成人才懂的意味,“多住两天。”

“不行,”张佳乐没好气地一口回绝,指着他鼻子咄咄逼人,“我现在还疼呢。你什么时候学会克制,什么时候再跟我说这事。”

孙哲平抓着他手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低笑起来:“那我晚上给你揉揉。”

“您现在赶紧出门去俱乐部就帮我大忙了谢谢您。”张佳乐不为所动。

“和做//爱没关系,”孙哲平用手指顺着张佳乐起床之后还没来得及扎起来的头发,耳语似的说着私房话,“真的舍不得你。”

“我也是。”张佳乐鬼使神差地被他带动着说了这话,“可工作是工作……不行。”

孙哲平还想说话,结果被扔在一旁的手机响了。楼冠宁可能觉得打字说不够尽兴,直接弹了个语音过来,彻底打消了二人的旖旎气氛。

孙哲平无奈,一边接起电话一边起身去换衣服。过了一会儿穿戴整齐地从屋里转出来,拿着钥匙就准备出门。

“在家等我。”他说。

张佳乐挥着手,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和他说再见,等到大门关上了之后他才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彻底栽在孙哲平手里了。




tbc


10

评论(36)
热度(159)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