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04

01 02 03



于锋刚进门的时候,手里攥着孙哲平之前给他的钥匙,提着28寸大拉杆箱,背上还扛着他的电钢。他是自己开的门,没有人迎接他,他也乐意自己招呼自己,从鞋柜里找了一双还没拆包装的拖鞋,踢踏着往屋里走。

他正准备再搞出点动静喊人出来,绕过玄关,就看见客厅毛茸茸的地毯上躺着个人。不是孙哲平,也不扎着张佳乐那听说不短的辫子,想必就是邹远了。

邹远整个人趴在地上,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也不盖被子,借着屋中充足的暖气睡得踏实。他至今还没推掉酒吧那边的工作,因此不像孙张二人一样,还是昼夜颠倒,只能白天回家补觉,辛苦得很。

但于锋进门时的动静已经足够吵醒他了,毕竟是白天,很难睡实。邹远还没弄清楚情况,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男人,来不及理一理睡乱的头发,眼中的困倦掩不住的是少年人独有的明亮。

于锋不知为何突然像个没见过世面的高中生一样紧张了起来。

“于锋。”他自觉扰了别人清梦,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放下手中的东西半跪在地上迁就邹远的坐高,伸出手做了简短到只剩名字的自我介绍,“听老孙说过你了,弹起贝斯来很帅。”

于锋这人穿戴简简单单,比孙哲平那种朋克的穿搭多了几分温和内敛,属于放在大街上一打眼都看不出来是搞音乐的类型。向邹远伸来的手可以看出是细心保养过的,骨节清晰,指甲修剪到恰到好处的长度,处处透露着键盘类演奏者的优雅。然而他的眼神却和外表给人带来的感觉截然不同,和他的名字一样,满满盛着不可避的锋芒和不可挫的锐气。

总之,和孙哲平口中“装逼把妹”的形象实在相去甚远。

邹远完全没有意识到俩人现在的姿势有多奇怪,也就没发现于锋关照起别人来的事无巨细,只是看着他的眼睛笑,还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活像个不知世事艰险的小牛犊:“于哥好,今天就搬过来吗?我听孙哥说你还得一阵子呢。”

“不用叫哥,老于就行,”于锋没孙哲平那种爱听别人喊哥的直男嗜好,冲他一咧嘴,“这不是想赶紧进入状态么。小邹这么努力,我总不能拖后腿吧。”

邹远连忙摆手,礼貌推拒别人的夸奖几乎已经变成他的个人习惯:“我还是混吃等死的。”

“他们呢?”于锋不太想在这个话题上和他太过纠结,他不是很能理解这样明明有足够的才华却还总是妄自菲薄的人。

邹远指指卧室:“孙哥和师兄在商量以后曲风路线的问题。”房子的隔音在租下来之后被孙张二人玩儿命加强过,租便宜房子省下来的钱几乎全砸在这上面了。但效果确实也立竿见影,于锋从进门到现在又是翻箱倒柜找拖鞋又是跟邹远聊天,声音都不小,但他们二人关起房门来一点都没听到。

“他们俩还挺积极。”虽然以前没怎么了解过,但此刻也听得出邹远口中的“师兄”就是张佳乐。于锋很意外,孙哲平其人向来我行我素,可以说是很没有团队意识,现在居然肯跟刚刚共事的队友商讨这么团队化的问题,也不知孙哲平是怎么转了性的。

想到这里,于锋也不急收拾东西,把箱子和琴就往客厅地板上一撂,准备进去和他们打个招呼。要说邹远虽然也随着张佳乐来北京打拼了几年,但眼力见儿是一点没长进,于锋跪着和他说了这么半天的话,他都没想起来帮忙放个行李认个屋。看于锋要起身进屋去,邹远抓着他手腕留了一下,问他需不需要把行李放到屋里去。

于锋犹豫了一下,原本是想拒绝的,因为他不是很喜欢别人碰自己的琴。但一看到邹远没睡醒的样子还眼巴巴抓着他的手就笑了,揉揉这少年睡乱的脑袋:“可以啊,那谢谢你了。”

 

 

“副歌之前加什么吉他solo啊你当你汪峰吗?”孙哲平被他气得头疼。

“你考虑一下我刚才说的古典系jpop,我觉得这个路线我能驾驭真的。”张佳乐一脸真诚。

孙哲平根本不想搭理他:“想唱古典jpop你去找个乐团吧,四个人满足不了你了乐真的我不骗你。”

于锋进屋的时候就看见这俩人快打起来的样子。他屈起手指在旁边的拉门上敲了敲示意自己来了,然后又清清嗓子,派头十足。

“你好,我是于锋。”他对张佳乐说。他一直对这个孙哲平口中“灵气十足”的主唱有着非同一般的兴趣,此时终于得见真人,自然是想讨教讨教的。

可这会儿张佳乐正和孙哲平争辩到兴头上,只礼貌性地对于锋点点头,又马上转头扯着孙哲平胳膊让他听自己说话:“我们未必就一定不能抛弃提琴手风琴这些乐团元素吧,这个曲系现在根本不成熟,有些编曲我们可以做出创新来的。”

“创新了,抛弃乐团元素,只剩我们仨能给你合多段和声,那‘古’还能在哪里表现我问你?”孙哲平本来还想和于锋搭几句话,被张佳乐这么一拐带也跑偏了,正色道,“编曲没有你想得那么万能,抛开配器是做不到的。”

 

于锋在和新队友的初次见面中就被彻彻底底晾在了边上,却也没觉得冒犯,反而挺高兴。他心里总觉得,搞音乐的么,就不要像他自己一样满身凡俗事务,出世一点才好。他欣赏并羡慕着张佳乐的这份不能打扰的专注,这恰恰是圈里圈外很多同行最缺乏的品质,也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他没再打扰张佳乐和孙哲平讨论组合曲风,尽管他也有一肚子关于古典和pop曲系的碰撞和融合想谈。于锋帮他们关上了门,转了个身差点撞上要拍他肩膀的邹远。

邹远被他半途打扰了睡眠,显然有些恹恹,不知是习惯还是没睡醒,和于锋说话还是透着股跟张佳乐撒娇的味道:“我帮你把行李放在屋里了,现在家里都是两人一间的,师兄和孙哥一间,你就只能委屈委屈跟我啦大鱼。”

于锋内心有点甜蜜的郁闷:大鱼这个称呼是哪来的?

尽管有点无语,于锋跟邹远往自己的卧室走着,还是默认了这个昵称:“刚才打扰你睡觉了,不好意思,回屋睡吧,正好我也补个觉。”

随着他们房门的关闭,客厅中又恢复了安静,刚刚被打扫干净的房子还没来得及染上几丝人气。几人中午吃过的麦当劳盒子还没扔,简单又邋遢地堆在餐桌上;地毯上完整诚实地保留着邹远刚刚睡过的褶皱;客厅一角停着孙哲平装了很久的宝贝架子鼓;阳光懒懒洒进来照在地板上;挂钟的响动规律又无聊。

 

但至此,就在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冬日下午,他们的四人乐队开始正式运作了。





tbc


试了很多次,最后感觉还是于锋视角不那么僵硬。

虽然张佳乐是主角,这章突然不用张佳乐视角有点奇怪,但是毕竟我只是个小学生,相信大家都能原谅我,谢谢大家。抱拳了。




05

2017-05-15
 
评论(11)
热度(57)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