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03

01 02



两人把邹远送上回家的地铁时,张佳乐本来是准备打算就此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

他这个念头在心里盘旋了一下,刚打算说出口,孙哲平就拽了下他的手臂:“哎,咱看房子去?”

张佳乐一惊,赶紧甩脱了这人拽着他的手:“??”

孙哲平看他那戒备的样子差点笑出声:“你想什么呢兄弟?我说咱们以后排练也得有个场地,总不能大马路上接个插线板就开练丢人现眼吧。”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张佳乐皱了皱眉。他们现在经费紧缺,场地却又不得不租,而且装隔音板也是不小一笔钱。按理说如果谁家里比较宽敞,也是可以在居民楼里先练着,只不过太扰民了,而且也不是长久之计。

真希望此时有个不长眼的富婆跳出来要包养自己,只是人人都为生计所迫,生活不是小说啊。张佳乐叹着气问孙哲平:“听你这话,你有相中的房子了?”

对方点头:“之前就有留意,一直没去看过,正好你现在也挺闲的,咱俩一起倒个时差,别再昼伏夜出了。”

张佳乐本来想反驳说我哪里闲,但一想自己和孙哲平双双被酒吧老板炒鱿鱼,确实变成了两个无业游民,就也怂了。他豪气冲天地一拍孙哲平的肩膀:“你看好的房子在哪?带路!”

“大兴。”孙哲平说。

“……”张佳乐刚才的感慨一扫而空,觉得有点胃疼,“你是不是还有别的细节没说,比如不通地铁?或者平房?”

孙哲平手一摊:“你别不把豆包当干粮,地铁还是通的。但确实是平房。”

“那么远我们每天来去怎么办?”张佳乐比划着问,俩人像是要打起来似的,周围的人都躲着走。

“……你傻吗。”孙哲平无奈地看着他,好像想弹他一个脑瓜镚儿似的,“你还打算排练室和住的地方分开?想要从零开始组band,先忍受同居吧小伙子。”

张佳乐没反应过来,好像才意识到还可以有这种操作:“喔,那你脚臭吗?”

孙哲平没好气:“臭,忍着。”

 

两人不知道倒了几趟地铁,尽管早高峰早已过去,人群却也没见减少几分,张佳乐带个大琴包,在地铁上很是不受待见,挤得腰酸背痛,差点没在车上缺氧,孙哲平带他下车的时候他几乎没个人形。

“这么挤,你怎么屁事没有?”张佳乐问他,话语中很是不服,“明明咱俩站得挺近啊。”

孙哲平拿着手机查地图,顺便瞥他一眼:“谁挤你你都让着,所以谁都挤你,活该。”

“绅士风度这是。”

“做什么事都全考虑别人,让自己受罪,连挤地铁都不敢善待自己,这算哪门子绅士风度?”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张了张嘴,没说话。他觉得这人还挺了解自己的。虽然孙哲平在他这一向是个心硬嘴更毒的人设,但他还是觉得这人聊得来,可以是他的好哥们儿,也没计较过孙哲平有时在言辞方面的异常犀利。所以现在孙哲平说得其实一针见血,他对别人的冒犯都有极其强大的包容力,他把这个能力称为“绅士风度”。

比较阿Q。

好在张佳乐这边虽然没打圆场,但孙哲平也是个明白人,犀利了那么一刹那,马上又把这个话题翻篇儿了:“琴给我吧。”

张佳乐把拎在手上的吉他递过去:“嗯?”

“你不是累吗,帮你背着。”

 

从下地铁到找到房子,两人还走了很长一段路,大北风吹着,怪不好受。如果不是因为两人身上最沉的东西吉他被孙哲平背着,张佳乐真是找不出一点安慰了。在他第三次怀疑孙哲平说的“通地铁”到底是哪种意义上的通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一点希望——因为孙哲平跟他说快到了。

孙哲平确实没骗人,这个平房离市区也并没有太远,独户还带了个不小的院子,从外面看过去虽然干干净净,却破破烂烂的,让人总感觉马上要拆迁。

“不错啊,”张佳乐站在院门口发自内心地感叹,因为这个地方真的不算偏僻,刚才一路和孙哲平交流些乱七八糟的,也知道这个房子的租金绝不算高,“稍微收拾一下肯定好看,你真会挑。”

“走吧,进去了,房东等半天了。”孙哲平搂着他的腰往院子里带了一下。

 

进去之后张佳乐才发现这房子真的很大。

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古屋了,整体的格局和装修都很日式,虽说不是上下两层,但房子里一环套一环又长得都一样的拉门还真的挺有迷惑性,第一次来的人没人带着肯定要绕晕。中间客厅巨大,也没有沙发之类的家具,来人就茹毛饮血地坐在地上,颇有点中古日本的美感。而且这种老房子还有地暖,张佳乐超满意。他现在租的那个地下室,价格贵不说,没有暖气,地上还返潮,除了地段好点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他自己算过了,四个人一起租这个房子,房租平摊下来每人每月不到两千,别说在北京,在随便一个省会城市也不算是个大数目,还比他现在住的地方便宜。即便是出行稍微有点不方便,想想这让人心动的房子和价格,也就都能忍了。

他走着神,和孙哲平跟在房东后面绕来绕去听完了滔滔不绝的介绍,扯了扯身边人的手,小声说:“真挺好的。”

孙哲平跟他点点头。

房东这老头儿看着年龄不小,脑洞却挺大,思想还极其前卫,看这两人搭伴来这么远的地方看房子,直以为是一对儿了,说话就拣着他以为这俩人爱听的说:“你们两个小年轻一起把我这房子收拾下,租个几年,以后感情稳定了想买房也可以直接买我的嘛。多好,从一而终!”

张佳乐听着别扭,看旁边孙哲平也懒得解释,赶紧离他远了点。他确实是一万个满意,但又觉得由他们俩敲定以后的住处,对另外两人不太尊重。邹远倒还好,毕竟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了解脾气秉性,但至于那个键盘于锋,他从未见过,随即把目光投向了孙哲平。

孙哲平倒是坦荡,对他那发小极其放心又随意的样子,直接问张佳乐:“可以吗?如果你觉得行,我今天就签合同。”

张佳乐把头点得跟孙哲平打鼓一样。

 

后来签完了合同,也由孙哲平垫付了四人的房租,终于算是可以各回各家收拾东西了。孙哲平说邹远那边他来通知,张佳乐也乐得清闲,愿意让他们多点交流。张佳乐碍于以前夜晚工作的时差,这时候早该上床睡得天昏地暗,结果却出来陪孙哲平胡闹了这么一大通,回到自己的小窝的时候累得一瘸一拐。

他拿出钥匙开了地下室嘎吱作响的门,踏进了一片黑暗中。连灯都懒得开似的,他凭着记忆走向床的方向,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然后把自己扔在昨天没叠的被子上。张佳乐身体困倦得快要晕过去,精神上却总亮着一个小点似的,迟迟不肯入睡。

乐队啊……他想着。

他以前从未有过丝毫这样的念头,但真的行动起来却又雷厉风行,从决定好和孙哲平组乐队,到现在两人租完新房子尘埃落定,不过十二个小时。张佳乐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坚定了目标就能一路向前毫不动摇的人,但孙哲平这个人,却能带给人超乎寻常的安全感和信任感,似乎被他带动着,就让张佳乐忍不住也热血沸腾起来。

也让他感觉,自己还是年轻着的。

可即使张佳乐再年轻,他现在也到了输不起的地步了。选择乐队,就是他用尽全身勇气的孤注一掷,偏赌这条路走得通,偏赌他们四个能合作到最后。

如果这次再没有出路,他可能真的要收拾铺盖滚回昆明,去复读,或者去做些推销保险这类不需要学历的工作,那不是他的心气儿,他知道。

 

一想到这个,张佳乐翻了个身,对孙哲平作了个“大侠”的评价。

在他最需要解救的时候向他伸出了手,可不是大侠吗。





tbc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这篇的定位应该是恋爱向乐队文,我没写恋爱也没写乐队,写俩人租房子写了3k字,甚至还想接着写装修,我他吗是不是有病?????????????????



04

2017-05-12
 
评论(26)
热度(51)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