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08

01 07





第二天张佳乐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其实这声音也不大,只是断断续续又锲而不舍地往张佳乐梦里钻,烦得要死。他在床头柜摸了半天没摸到,突然想起他没带手机进卧室,很是艰难地搬开孙哲平搭在自己腰上死沉的胳膊,闭着眼睛去客厅找手机。

他顽强地从沙发缝里抠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发现是张新杰。心想着假期好像还没过,张佳乐倒在沙发上不死心地还想睡,接通了把手机放在脸上。

“我是张新杰。”那边直接切入话题,“公关部让我问问你昨天的微博是怎么回事,现在网友很关心这个,话题炒上了热搜。”

微博?张佳乐努力回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昨天他转发了那个他和孙哲平的视频,还傻逼似的贴了爱心表情,之后放下手机俩人就啃到一起去了,早把微博的事忘到二脑后,也没想起去看看评论。此刻张新杰问起,张佳乐也不知道如何作答:“啊?火了?”

“嗯,有很多媒体联系了。看情况应该需要战队方面紧急公关,所以先问问你和孙哲平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交个底,这样我们也不至于太被动。”张新杰的声音和他的思维一样镇定,连大清早都这么有条不紊。

张佳乐现在就算再困也彻底清醒了,他拿着手机坐起来:“啊……不好意思啊,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张新杰“嗯”了一声,等着他的下文。

张佳乐揉揉太阳穴,心想这他妈还挺难办。说是普通朋友吧,怕俱乐部这边做完公关又被较真的网友拿实锤出来打脸;说是恋人吧,他是真没做好目前就出柜的准备。他这时候才刚刚发现恋人相处的门道,脑子里正不清楚,突然又作出这么一摊子事砸在身上,真是恋爱使人变蠢。

他这正琢磨着,孙哲平也从卧室里出来了,看来也是被吵醒了。这大块头朦胧着眼睛往他身边一坐,知道张佳乐正打电话,也不出声打扰他,就搂着腰把下巴搭他肩上,一副打算黏着人继续睡的样子。

张佳乐,曾自诩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偏偏还就他妈吃孙哲平这套,在这当口被人一蹭,心都快化了。于是咬咬牙答复张新杰:“其实网上猜的都对,不是朋友关系。”

那边沉默了一下,很快电话易主,重新开始和张佳乐对话的是公关部的经理:“那大神您是个什么态度呢,毕竟咱们发布会还是要开的,俱乐部无权干涉选手的个人意愿,无论您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无条件支持。但是您突然出柜可能会影响您和战队的人气,这个还是希望您知道一下哈。”

经理话说得很委婉,但张佳乐都快三十了也不傻,听出中心意思是战队方面不希望他在在队期间内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虽说时代在进步,连电竞都成为国民体育项目,但国内大众人群对同性桃色新闻的接受程度并没有提高很多。再往深里说就有点伤人心了,毕竟张佳乐是个最多只能再打一年的老人,霸图方面没必要也不希望被拉着蹚这趟惊世骇俗的浑水。

“我晚点给你答复行吗,”张佳乐态度很好,听出了弦外之音也没有要生气的样子,“我和他商量一下。”

这个“他”自然是指孙哲平。玩媒体公关的都是人精,经理一看张佳乐闻弦歌而知雅意是个上道的,话里有话也是见好就收,连声应下了。

张佳乐挂了电话之后翻了翻通话记录,不看还不要紧,一看差点没把他惊住,这一早上的未接电话差不多有二百个,除了张新杰锲而不舍打的十来通,剩下的全是各种亲朋好友和相熟的职业选手,这事可出大了。

 

“哎,”张佳乐动了动肩膀示意孙哲平下来,“我捅娄子了。”

“嗯?”孙哲平一动不动。

“你看微博了吗。”张佳乐赴死一样点开微博,真是铺天盖地的双花cp刺入眼帘,热搜里人气高的几条微博放的实锤还都是有模有样的真事,就算本来纯洁的关系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也能拼凑出点暧昧来,更何况他俩刚确立关系,正是心里有鬼的时候。

孙哲平挪了挪脑袋,凑着和张佳乐共享一块5.5寸手机屏幕。他看了几行就皱眉:“就这事?”

“就?”张佳乐头都大了,“哇塞,霸图大清早打电话给我一看就是要严阵以待,不好好处理我怕是要被辞退了兄弟。”

“脑残都这样,管天管地还特么管别人拉屎放屁。”孙哲平起身去找自己手机看看义斩方面是不是有他的消息,一边翻着微信一边随口说。

张佳乐抱拳:“你们社会人都这么随意吗。”

孙哲平回一个抱拳:“承让了。”

 

尽管俩人还有说有笑的,孙哲平却也知道张佳乐跟自己不一样,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在乎这些有的没的,战队的影响,粉丝的看法,社会的舆论,都是张佳乐不能不在意的东西。光凭这个,张佳乐就比孙哲平少了点狂,多了点记挂。

但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所以孙哲平坐下来问他:“你有什么打算?”

张佳乐一脸纠结地看着他。

孙哲平看到他这个样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心里一沉:“你不想出柜,战队八成也不会同意你出柜,刚才那电话是这个意思吧?”

张佳乐像试探他态度似的点点头。

“挺好的,我刚才问了下小楼,他说这事应该没水军参与,全是自来水,这样的更不好压。而且一个晚上都发酵过去了,现在想删都没法删,只能危机公关,”孙哲平揉揉鼻子,一本正经地跟他分析,“让霸图那边说得好听点吧,新赛季快到了别影响人气。”

 

虽然嘴上说得头头是道,但感情这事是说不好的。明明知道这样解决对双方最好,他心里却总有种微妙的,无理取闹的憋屈。

 

作为成年人,最拿手的技能应该就是隐藏情绪。所以孙哲平脸上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自以为很自然地说出了最客观的看法。

可张佳乐那双忧郁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问:“哥,你不高兴了吗?”




09

评论(46)
热度(152)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