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02

01




张佳乐和孙哲平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还有点不真实感,他总觉得组个band好像应该郑重一点有仪式感一点,结果孙哲平这边三言两语的他就稀里糊涂地同意了。

不过孙哲平的水平他是知道的,这人性格不拘小节,不爱在台上出风头,不会表演到一半他在后面翻个花出来影响歌曲听感,乐理也相当扎实。尽管张佳乐没刻意旁敲侧击过孙哲平的出身,他也能推测出来这人的家庭条件不会差,有些基础都是三四岁坐琴凳才能打下来的,和张佳乐这样半路出家全靠后天猛学的不一样。至于这尊大佛为什么屈尊在小酒吧里打架子鼓,就不是他能干涉的事了,毕竟直到他们在冻手冻脚的北京街头对于组乐队这件事一拍即合的这一刻,两人也只认识了一个月。

 

“你说的那个键盘,现在在北京吗?”张佳乐喝了口豆浆问。

孙哲平点点头:“算是我一个发小,叫于锋,练了二十年钢琴,从小就想组乐队装逼把妹。”

张佳乐“噗”地笑了,又问:“你不也从小练琴吗,怎么没去装逼把妹?”

“也没有,”孙哲平夹了一筷子咸菜,“就练了几年,后来十几岁的时候懂事了觉得架子鼓更酷,就转行去打鼓了。”

“哎,对了,”张佳乐嘴里还嚼着油条就往外掏手机,含糊不清地道,“我给我那个师弟打个电话,他最近也在酒吧夜场驻唱,这会儿八成还没回家呢。”

孙哲平没表示异议,毕竟他也想见见这个贝斯一绝:“你们俩一起来北京的吗?”

张佳乐点点头没说话,示意孙哲平电话通了。过了一会儿那边才接起来,张佳乐听那边尚且嘈杂的声音就自觉放大了嗓门:“喂小远?天都亮了你还没完事?”

 

他这师弟叫邹远,张佳乐学乐理的时候跟他一个老师。邹远比张佳乐还小两三岁,现在刚成年不久。张佳乐离家出走好歹是高中毕业的学历,邹远比他还猛,直接办了休学跟着过来了。一开始张佳乐心里还挺不对劲儿,总觉得是自己把人家小孩带坏了,后来发现邹远在北京过得比他滋润一百倍,再一打听——人邹远家里支持,好嘛。

 

“刚完事呀,”邹远尽管也是个大小伙子了,可跟张佳乐说话的语气总透着股奶味儿,“怎么了哥?”

“是这样……”张佳乐用哄半大孩子的语气,把整件事简要地跟邹远说了一遍,询问他的意见。邹远现在正是缺少实战锻炼的时候,听到组队的建议自然一百二十个同意。

张佳乐见他同意,兴致更高:“那个架子鼓现在跟我在一起,直接见个面怎么样,我去接你?”

好在邹远也没有真的像个奶娃娃一样要他事必躬亲:“不用啊,哥你在哪呢,我去找你就行了。”

张佳乐想了想,约了附近的一个麦当劳:“早高峰地铁上人太多,看着点你的琴,路上小心点。”

挂了电话之后张佳乐发现孙哲平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他莫名其妙地摸摸脸:“怎么了?”

“没事,看你像个奶爸。”孙哲平说。

“去你的。”张佳乐笑。

 

邹远赶到的时候,张佳乐已经跟孙哲平一起坐在麦当劳里啃甜筒了。他眼尖,一眼看见在门口左顾右盼的大男生,赶忙挥手叫邹远过来。

直到人走到近处,孙哲平才开始打量这个半大小伙子。邹远高高瘦瘦的,看起来性格挺内向,虽说这样的性格可能不太适合搞组合,但很契合贝斯的定位,是个非常合适的乐队型贝斯选手。

邹远跟着张佳乐在北京浪了这么久也还是没改掉他怕生的毛病。张佳乐推他一下:“叫孙哥。”

邹远就乖乖地低了低头喊孙哥。

孙哲平一乐,觉得这孩子还挺好玩儿。他冲着邹远一扬下巴:“行了,杵那儿干嘛呢,坐吧,想吃什么?让你哥给你点去。”

张佳乐虽然的确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被孙哲平莫名其妙抢白一通还是翻了个白眼,跑去前台点餐了,留下孙哲平和邹远两人大眼瞪小眼。

邹远有点尴尬,对着孙哲平腼腆地笑笑。

孙哲平一挥手:“别紧张,又不是面试你。”

“孙哥,我听我哥说咱们这个组合四个人,”邹远问,“还有个键盘手是吗?”

“嗯,那小子成天到处跑也不知道忙活什么,等咱们正式排练的时候你就能见着他了。”孙哲平话锋一转,“你哥说你贝斯弹得很神?”

邹远不好意思了:“也没有,我就是手指跨度很大,有些别人做不到的技法我能弹出来,其实乐理什么的没有师兄扎实。现在主要是玩贝斯的少,要不我在北京找演出也不至于这么顺利。”

孙哲平点点头就算应下他这谦虚了。他发现这孩子不能夸,一夸就脸红。正琢磨着怎么打开局面让他别把自己当长辈,结果邹远那边会错了意,以为是孙哲平不打算带他组乐队了。

邹远抬头看了看张佳乐好像还没回来,凭着这几年练出的勇气,摸着旁边被他靠在墙上的琴包,开口问孙哲平:“要不孙哥我给你来一段?”

孙哲平有点意外,但他欣然点了头:“可以啊。”

 

张佳乐在柜台等餐的时候就听见贝斯声了。他笑了笑,不用探头去看就大概能明白是怎么回事。邹远的水平是他完全不用担心的,那小子有拼劲得很,又肯努力,即便是孙哲平想故意难为他,估计都要费老劲挑毛病,更何况张佳乐觉得孙哲平不是那种欺负小孩的人。

他听出这是《blast》,贝斯的神曲之一,端着托盘回到刚才座位的区域时,那一桌旁边已经围了一大票人。早晨的麦当劳生意并不如何红火,邹远这突如其来的“街头表演”几乎吸引了店里所有的人。他也不着急进圈里和邹远一同被围观,只站在最外围看着。

邹远在贝斯这方面还真是天赋异禀。他不仅能将slap这种在独奏方面来说炫技效果极强的高端技术举重若轻地融入到曲子里,而且甚至能在贝斯上进行古典吉他的轮指,这也证实了他对孙哲平说过的“手指跨度大”所言非虚。

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贝斯单调沉闷的音色在邹远指下有了种异乎寻常的韵味,带着些即兴一般的随意感,却又有着精密的层次感。沉溺于演奏的邹远此刻的情绪并不随曲调变动,他只是冷静又精确地舞蹈着他的手指,将这带有些许异域感的曲子演绎得淋漓尽致。

直到邹远把琴收进包里,旁边围观的人群才如梦方醒,每人长吐出一口气,将还萦绕在血管上的,由琴弦引发的震动抖落开,各自散去了。

 

张佳乐这才上前把端了好久的餐盘放在桌上:“厉害了很多啊小远。”

邹远摇摇头:“勤练而已,没什么厉害的,比起专业的还差了挺多的。”

张佳乐没接话,他知道这是实话,在他们这行,勤学苦练带来的进步是最不值得拿来夸口的事了。

他在桌子底下踹了踹孙哲平:“给句话啊?”

孙哲平本来在椅子上坐没坐相,被他一踢又无奈地蹭起来直起身子:“我说什么?我又不懂贝斯,我连吉他都不会弹。”

“不会弹吉他还好意思组乐队?”张佳乐酸他。

“我会弹吉他干什么?手上给你打点儿,脚下给你扒拉吉他?您当是压迫奴隶呢,还讲究物尽其用?”孙哲平理直气壮。

“……”张佳乐又踹了他一脚。

 




tbc



03

2017-05-09
 
评论(24)
热度(49)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