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 01

·乐队paro

·两代双花








老板找张佳乐商量让他结工资走人的时候,他刚在这家酒吧唱满一个月。

 

“店里马上要有大装修,可能要停业几天的哦,而且我们打算把那个舞台拆掉换来做别的功能性区域哈,”酒吧老板操着一口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跟张佳乐解释道,长得文质彬彬的,一点也不符合传统印象中的那种形象,“不是你的问题,你也晓得的呀,最近酒吧驻唱这行业都不景气的呀……”

张佳乐被他这磨磨唧唧的娘炮样子烦得要死,拿了老板手上那不厚的信封转头就走,出了酒吧门一头撞进了清晨冷冽的空气中。接近年关了,现在的北京不比夏天,早上黑着天没出太阳的时候还是有些刺骨的冷的。张佳乐平时自诩新时代潮流青年,又有些专属年轻人的微妙的爱面子心理,出门只在T恤外面套个皮夹克,这就是他在冬天时穿衣厚度的顶配了。

张佳乐背着吉他,也没个目的地,就沿着马路慢慢走,呼出的白气在空气中能飞好远。冷风不停地从他大敞的领口灌进去,脖子都被冻麻了。早晨四五点钟,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中,马路上仅有的行人也大多是环卫工人,连开过的车都没有几辆,可能是北京市最安静的时刻吧。

他捏了捏刚才从酒吧老板手里拿过来的信封,里面装着他一个月的工资。真的很薄,他拆开看了一眼,估计只有三千块钱。三千块,可能对于小城市的人来说是个不错的中层收入,但是对于在北京就快无处落脚的张佳乐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但聊胜于无。张佳乐把钱塞在琴包的内袋里,叹了口气。

现在这个时代搞音乐挣不着钱,这他是知道的,他也对此有心理准备,但理论上的知道和亲身经历总是两码事,这一年来的四处碰壁真的让他有点燃尽了热情。张佳乐作为一个全职的驻唱歌手,每天差不多要唱40首歌,都别说嗓子损耗,连中场休息的时间都快挤不出来了,结果拿到的报酬和大学生兼职差不多。不像有些有门路有机遇的大佬,驻唱按小时算,月入五位数和勾勾手指差不多简单。

每个城市都不缺少那些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这个世界也不会因为谁有梦想就高看他一眼。说白了,白日梦真是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而努力也未必可以达到想要的目标,从来就没有这么公平的交换。

也不是没想过就这么妥协了算了,只是张佳乐觉得人总要有点心气儿吧,毫无靠山在北京打拼的困苦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完的,他一咬牙也就挺过来了。可这次这个活儿是他等了很久的机会才接到的,难得的长期单子,他之前是真以为自己能一直在这唱下去了。那老板确实也没骗他,现在这个行业就是不景气,酒吧的生意也不会受驻唱歌手的太大影响,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老板劝退他也是情理之中,所以他也没跟人甩脸色。

可他真有点绝望,自己当初高考完就和父母大吵一架之后离家出走跑到北京来搞音乐,可音乐没搞成,苦倒是吃了不少。张佳乐不怀疑自己的唱功,不怀疑自己对音乐的热爱,却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和父母闹翻之后一气之下北漂,当初怀揣的所有滚烫的音乐梦想,所有沸腾的雄图野望,都在无数个这样滴水成冰的夜里冻得碎成了渣,到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也只有一把吉他。

 

张佳乐在拾掇自己的心情。尽管才是二十岁的年轻人,但好歹也经了事,不至于像小孩子一样容易崩溃,也多亏了他这镇定的心性,才没有在马路边上失声痛哭。

真要哭出声可丢人丢到奶奶家了。张佳乐重新把琴背在背上,心想着这才多大点事,还不如找个地方安安生生吃个早饭。刚迈开腿,身后就洒来一串自行车铃声,在这安静的凌晨听来十分突兀。

张佳乐转头去看,是之前和他一起在酒吧打工的小伙,叫孙哲平的,平时偶尔开腔替张佳乐唱唱歌,大部分时间都游手好闲地缩在后面打鼓,空闲时solo几个小节带带气氛。私下相处的时候也很好说话,给张佳乐留的印象不错。

“可算逮着你了,”孙哲平一脚撑在地上当刹车,身上衣服穿得比张佳乐还少,俩人好像活在春天,“我听老板说你也被辞了?”

张佳乐注意到他话中的“也”字,苦笑着点点头,没说话。

“你唱功不错,有爆发力也有感情,甘心当一辈子酒吧驻唱?”孙哲平看着他,那眼神让张佳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然呢?”张佳乐自嘲道,“唱功不错的太多了,又有几个能出头。”

“所以你就准备混吃等死过日子?”其实这话说得有点过了,按说他们俩也最多就是个聊得来的熟人,有些事就算张佳乐自己不懂,也是断然轮不到孙哲平去点他的,又何况张佳乐此时刚刚经历了一场心理上的浩劫。但孙哲平这么说了,张佳乐却也没恼,还是对他笑:“我又不是祖师爷赏饭吃,不就是得等机会嘛。你呢?有什么打算吗。”

孙哲平没头没脑地对他甩了一句:“不如和我来个组合?”

张佳乐的笑容有点僵在了脸上。他以前从没考虑过组合这样的出路,也是因为他没遇见过能组在一起的志同道合又水平相近的朋友。此刻孙哲平一提这话头,他马上脑子里一片乱麻,开始自己假设组合发展的各种可能性。他有点乱,下意识反问:“组合?”

“对,组合。”孙哲平重复了一遍,“你主唱兼主音吉他,我架子鼓,我还认识一个很出色的键盘。未必不能闯出路来。”

张佳乐脑子里灵光一闪,鬼使神差地喃喃接下话:“我还有个师弟的贝斯是一绝……”

“好,主唱吉他贝斯键盘架子鼓,齐了。”





tbc






·最重要的事:APH仏英cp在2009年的时候有过一篇可以说是镇圈文的神作,叫《线下三度》,用《the rose》这首歌做了一条线索,也同样是乐队背景。我很少混圈,平时的爱好就是在贴吧写搞笑段子,所以不太懂“撞梗”和“抄袭”到底怎么界定。我想了很久很久要不要换一个标题,但是最后还是觉得只有这首歌比较契合双花和本文背景,又因为构思的情节和《线下三度》并不一样所以不太甘心。因此权当致敬,如有雷同,算我抄你吧。



02

2017-05-08
 
评论(20)
热度(76)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