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01

*原著向+大量私设

*也许不是你心中的张佳乐

 

台下喧闹的人潮,粉丝们摇晃着撞进视线的灯牌,黑暗的场馆。不知从哪打来的一束舞台光锁定了全场唯一的焦点,引着人向那方向看去。

张佳乐大脑一片空白,麻木地看着。叶修捧着冠军奖杯的样子对他来说实在不甚陌生,甚至可以说是被他咬牙切齿地刻在心里过的;然而此时此刻面对同样的情景,自己却是作为队友在旁共享同一份荣誉。张佳乐久久不能回神,屏蔽了周围一切的声音,只死死盯着那金灿灿的、连反光都反得理直气壮的奖杯,直到眼睛干涩到酸痛才舍得反射性地眨一眨眼。

世界冠军。

这在他舌尖上曾无比生涩的四个字,如今是他难以接受的事实。

 

世界冠军。

 

等张佳乐再次醒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偷偷从领奖的舞台上溜走,在场馆的通道里驻足了不知多久。他又四处走了走,挑了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安静角落,尽管在这里也能听到周围的脚步声,但他倒也不太讲究,大喇喇地靠着墙席地而坐。撑起条腿搭着手臂,张佳乐随手摸出根万宝路叼在嘴上点火,懒得理会会落在裤子上的烟灰,极为沧桑地慢慢消化着自己得了世界冠军这个事实。

 

他其实没什么烟瘾,抽烟对于他来说与其说是过瘾倒不如说是宣泄。原本他秉持着一个新时代好青年的基本操守,是极其讨厌烟味的,也因此总是明里暗里嘲笑叶修那早腌入味了的老烟枪。后来他退役在家一年,满腔愁苦一怀离索,身边又没个能交心的靠谱人,一来二去就自暴自弃地学了抽烟。

毕竟爷们儿嘛,张佳乐那时心里用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京片儿想着,没点装逼的爱好怎么能算男人?

 

他坐的角落离场馆主场不远,在这里能听见国外观众们用生涩的中文发出的欢呼和喝彩,这让他稍稍拉回了思绪,盯着手里的烟,只觉得这个冠军真是让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张佳乐一直对冠军有着异乎寻常的执念,这是整个荣耀圈都心知肚明的事。一开始他的执着也许是因为惜败总决赛,后来也许是因为想证明百花并非少了核心成员就一蹶不振的软脚战队,再后来,可能是因为他想跟所有人说,我张佳乐一个人也可以。

他总是下意识刻意回避关于孙哲平的事,回避繁花血景尚存的年代,回避百花。但张佳乐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自己心里总憋着一股气,他曾疯狂地自行复盘总决赛录像,也曾仗着年轻一连几个月超负荷加训只为完善百花打法。他善于自责,过早地背上了许多本来不需背负的担子,也因此在孙哲平离开之后,在百花这么大的摊子撂在他面前时,完全地泥足深陷。

他对自己、对战队的要求和希望都太高了。以至于退役以逃离那快将他压扁的、由自己首先施加的重负,以至于,总觉得欠了孙哲平,欠了百花一个冠军。即使在霸图融合得再好,张佳乐移交给母队的荣耀初心却已经永远地留在百花了。

初心不泯,不泯的到底是什么初心?

 

空旷的通道回音很强,一直有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响起,他一开始并未理会。后来声音渐近,来人走到能看到张佳乐所在位置的那个转角就戛然止住了步伐。他有所察觉,抬眼看过去,稍近视的眼睛眯了一下辨认来人,马上僵在了当场。

那个他阔别已久的旧时队友,才刚刚在他的纷乱思绪中走马观花地出场过一次,此时正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好整以暇地俯视着猫在角落里抽烟的他,带着当初的味道,带着张佳乐暂时搁置在一旁的记忆,带着他们两个人的青春年少,在张佳乐最迷茫的此刻,神迹一般的出现了。

他们多年没见,仅有的联系也只是游戏里的那次偶遇。彼此的轮廓上都染上了些成年人该有的风霜和坚硬,却又保留着一些自己独有的、能让故人一眼识破的坚持。

 

二人对视,隔着一条不长的走廊,又像是隔了回不去的少年时光。




tbc



02

评论(9)
热度(255)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