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想不出标题了

肉,随便写点,不太好,略长

公厕play 适时避雷




“生着气呐?”张佳乐侧身闪进卫生间,好整以暇地靠在墙上,抱着手臂看向洗漱台旁的那人。

孙哲平把水龙头拧到大开,把一双手反反复复洗了几百遍,搓得连手指都发红了,也没出声应他一下。

“真不高兴啦?”张佳乐探身去看他脸色,“你吃什么飞醋呢?”

孙哲平很少生气。他本来也不是锱铢必较的人,心胸格局都宽广得很,平时什么事都懒得往心里去。张佳乐刚巧也不拘小节,是个整天乐呵呵什么玩笑都开的,因此两人在一起,彼此的频道都比较重合,基本没吵过架,这可能也就是两个男人谈恋爱的好处之一。

“说话呀。”张佳乐半哄半撒娇地催。他确实有点慌,一是真没见过孙哲平生气生到他头上的样子,二是他也知道自己理亏,说起话来总有那么一股子讨好认错的架势。

 

早上出来上班,俩人就闹了点不愉快。今天要跟甲方签合同,张佳乐起了个大早收拾产品资料明细,接了几百个电话,难免有点起床气。孙哲平慢悠悠起床不说,还对张佳乐买回来的早餐挑三拣四,张佳乐气得甩了句“爱吃不吃”就出了门,也没等孙哲平,自己开车走了。

缓了大半个上午,把合同签完,该开的会也开完,张佳乐这才腾出点功夫后悔早上的冲动劲儿。按说本来是比针尖儿还小的小事,孙哲平那时候来他办公室也是过来给个台阶的意思,结果好死不死,甲方的项目负责人那姑娘正好在他办公室,又正好发生了一些暧昧的误会,还正好被孙哲平撞了个正着。

还不是无巧不成书么。孙哲平和张佳乐把结婚同居这事瞒得是上上下下密不透风,就是放在革命年代做地下党也绝对是精英级别,因此两人在公司内都是同事眼中的钻石王老五。地位越高的单身男性越是绯闻不断,如果这事搁在别人身上,或许孙哲平也就忍了,可张佳乐大量的桃色新闻,对象又恰恰是那位甲方的长期负责人……

唉,乱了乱了。

 

张佳乐在这忐忑半天也没用,孙哲平短短几十秒的沉默早就让他没了方寸。他甚至想时光倒流,先在厕所外面拿手机查好“哄生气女朋友的101种方法”再进来开启话题。但既然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尬聊。

“我知道你跟她没关系,这么多年了这点信任都没有就太没意思了。”孙哲平还是没转头看他,甩了甩手上的水,把领带拉松了点,“就是觉得咱俩这样挺没劲的。”

孙哲平这话一出,张佳乐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鼻子就已经下意识一酸。他自打毕业,一进公司就跟孙哲平风风火火地搞在一起,算起来也有七八个年头了。就算是当年公司濒临破产的那阵子,张佳乐也咬着牙跟他一起挺了过来。现在孙哲平突然毫无征兆地表态“挺没劲的”,着实让张佳乐非常受伤。

“……啊?”他一瞬间胸口冰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假装没听清,好让孙哲平重复一遍,也多给彼此一些缓冲的时间。

这时候孙哲平总算舍得转过身来看看他。但和张佳乐想象中的不同,他看上去并不冷酷无情,也没有决意分手的感觉,相反地,他望向张佳乐的眼神比平时还要甜了几分。张佳乐被他彻底搞糊涂了,一脸茫然地抬着头。

“我有点累了。”孙哲平说。

“每天早上故意和你分开上班很累,听他们在茶水间说你八卦不能生气很累,进你办公室还要正当理由也很累。”

张佳乐抿了抿嘴,没说话。其实孙哲平说的这些他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初尝地下恋情固然有种偷情的刺激,可时间长了,意志会逐渐被消磨,别人无意中的一句话都会是割开红线的利刃。两人目前都处在各自的事业顶峰期,外来的诱惑太多太杂,感情由此变质似乎并不稀奇。

“我想了很多天,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趁着今天说了吧。张佳乐,你愿意和我公开吗?”

张佳乐乱嗡嗡的,孙哲平说什么也没太听进去,只以为他是要提分手了。他先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然后脑子才清醒了一点,反应过来对方表达的意思了。他猛地揪住孙哲平的领子,眼睛都放出光来:“你说什么?”

孙哲平像是被他的反应过度逗笑了:“我说我想和你公开。”

天地良心,对孙哲平这种一向以工作为重的人来说,愿意公开办公室恋情,这浪漫程度已经不啻于在公司开年会时当众下跪求婚了。其实他们俩以前也不是没提过公开的事,只是总有着重重考虑,才一直搁置着。现在公司运营稳定,两人感情浓厚,彼此也有时间和精力去应付那些蜚短流长,倒真的是很好的时机。

“……咱俩去你办公室里怎么样,然后你再跟我说一遍。”张佳乐尴尬地收回了手,“在厕所里说这个太没仪式感了。”

孙哲平真的想看看张佳乐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这种事情还要仪式感?”

“我还没抽你呢,你他妈刚才吓死我了。”张佳乐怒道。

“害怕什么,不想跟我分手?”孙哲平调侃他。

“我现在很想。”张佳乐翻个白眼给他。

孙哲平很轻佻地捏了把张佳乐的脸蛋,收手之后顺势就撑在他脑袋旁边的墙上,无意识中就来了个壁咚:“我不会跟你分手。”

张佳乐似乎很不适应在外面和他靠得这么近,撇开头去只给孙哲平看耳朵:“我知道。这还用你说。”

“你不知道,你害怕的。”孙哲平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扳正,声音轻得像耳语。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害不害怕?”张佳乐总觉得孙哲平下一秒就要吻下来,慌乱之中只好随便没话找话,搬了“子非鱼”的大道理出来,结果听上去好像更像调情了。

“因为我进去你肚子里过。”孙哲平毫不羞涩地说着正常人都很难以启齿的话。张佳乐简直想踹他一脚:“你一天不开黄腔能死是吧?”

孙哲平差点没憋住笑:“我说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想什么呢。”


后面的点这里 我自己写完都没敢看第二遍 难受难受

2017-09-15
 
评论(56)
热度(585)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