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19(完)

01  18



张佳乐送孙哲平到机场的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

张妈妈并没在青岛待多久,早就收拾东西回老家了。而孙哲平却仗着早已转任后勤人员,楼冠宁又不怎么管他,堂而皇之地在霸图赖了好几天。他这一留,张佳乐便遭殃了。好在孙哲平也不是不懂分寸的小孩了,张佳乐赶紧趁着飞去其他城市打客场比赛之前把这尊瘟神送回北京。

“这个登机口有点远啊,”张佳乐看着登机牌,“你早点进安检吧。”

“不急,”孙哲平说,“时间还早,再坐一会儿。”

张佳乐笑:“你怎么跟刚谈恋爱似的。”

“我们确实刚谈没两天啊,蜜月期还没过呢。”孙哲平在木头长椅上的姿势实在吊儿郎当,他一把把张佳乐拉下来跟他并排坐着,两人紧紧挨在一块儿。

大厅里虽然人来人往但个个行色匆匆,也没人注意到这对不算起眼的情侣。张佳乐平时出门基本都是随队行动,而一整队职业选手出现在公共场合和公然投放炸弹是没什么区别的,反正都会引起人群骚动,因此他总是要走机场的各种vip通道,倒很少像这样自在地坐着说会儿话。

张佳乐手放在裤兜里握成拳,捏了捏又放开。孙哲平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伸手过去碰碰:“是什么?”

“打火机。”他说,还俏皮地对孙哲平眨眨眼。

孙哲平顺手在他鼻尖上捏了一把:“我十一的时候再来看你。”

“别吧,”张佳乐失笑,假装看着别处,“天天对着你这张脸有点烦,说实话。”

“我不烦就行。”孙哲平说。他一向很懂张佳乐口是心非的点。

两人正在这边你来我往地进行着无聊的对话,不远处那群女生就聚集在机场大厅的屏幕下爆发出了一阵尖叫。张佳乐好奇心大起,凑到跟前才发现屏幕上放的是自己那场记者发布会的重播。因为青岛是霸图主场,平时市内很多大屏幕会播放一些霸图的比赛录像,但这么八卦地公然关心起职业选手的私生活,这还是张佳乐看到的头一例。作为当事人,他并没感到有多荣幸,只顿觉大窘,偷偷摸摸顺原路溜回去,生怕被旁边人认出来,做贼心虚似的。

孙哲平一看他这样子就想笑:“你当初在发布会上不是掷地有声的吗?”

“那是两码事,”张佳乐拉着他走了老远才敢停下来说话,“这一段也不知道在这滚动播出几天了,妈的,想想都尴尬。”

可能他抱怨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旁边有个耳聪目明的粉丝听见他说话,转过头来一眼就认出了张佳乐:“我靠,大神!”

他不嚎这一嗓子还好,这一喊,连远处那些原本专心看发布会重播的粉丝都被惊动了,齐刷刷地转头往这边看来。张佳乐心里暗叫一声苦,后悔今天出门没带口罩,趁着他们还没找到目标的时候,默默拉着孙哲平假装低调地转身就走。

“大神,这么怂?”孙哲平小声调侃他。

“在青岛露面是要出事的……”张佳乐无奈,“谁让哥人气高呢。”

本来这里就是霸图的地盘,霸图粉丝当然相对来说多一些,此刻见到正主,哪有不激动的道理。再加上张佳乐从这赛季初开始就一直行走在电竞舆论的风口浪尖,平时出门已经是低调做人退避三舍了,更别说现在这样和孙哲平一起亮相机场。都不用记者来写新闻稿,光是粉丝们的脑补就能让他的热度再上一个台阶。饶是张佳乐这样平时出门不摆架子、也很关照粉丝的人,在眼下这种情形也只能走为上策了。

可机场大厅一眼尽收,已经引起关注的公众人物能往哪里躲?迫于无奈,二人钻进了男卫生间。这个时间并不是交通高峰期,本来乘客就少,卫生间的使用率更是不高,因此张佳乐很是松了一口气。

“咱们就先在这狗一波,”张佳乐撑在洗手池旁,抬起手腕来看了看表,“过一会儿外面没那么吓人了再出去。”

其实霸图粉丝们在等的是张佳乐,也许他们中有人连孙哲平长什么样都不太清楚,因此眼下其实更好的方法是两个人分开走,孙哲平自己出去进安检,但两人心照不宣地双双短路,谁也没提这茬儿。

“你确定你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女性吗?”孙哲平很是疑惑。

“你看不起谁呢?”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你?成天一群男粉丝夸你man夸你帅,你不弯简直天理难容。”

孙哲平低低笑起来,半晌才说:“那我就当你是在吃醋?”

张佳乐简直服了他这神奇的脑回路,但嘴张了半天又不知道怎么反驳:“……行吧,你说是就是。”

话刚说完,孙哲平寻了个别人看不见的时间和角度,在张佳乐唇上啃了一口。被亲的这位一脸不情愿,还拉着孙哲平的手擦了擦嘴。

“我也吃你女粉丝的醋。”孙哲平说,投桃报李似的。

“你拉倒吧,”张佳乐显然嗤之以鼻,“举个例子?”

“就比如说,你每次上场比赛之前先跟举你灯牌的粉丝飞个吻,这我看着就很不爽。”

“……”张佳乐发现见过家长之后孙哲平更加的无理取闹了,“行,以后上场之前我对着镜头飞吻,然后你隔着屏幕感受一下成吧?”

孙哲平还真的点头答应:“也可以。”

 

张佳乐拉着孙哲平往外走的时候简直贼头贼脑,一点都不像个全民偶像电竞明星。还好这回没有那么多热衷八卦的粉丝围在外面,尽管提心吊胆,但总还是有惊无险的。张佳乐看起来莫名非常紧张,他空着的那只手一直在兜里握着什么东西,神色也不太安定,像是犹豫着什么。

孙哲平一直和他并排走着,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他在安检口前站定,给张佳乐整了整衣服领子,道:“我走了。”

张佳乐低下头踌躇了一会儿:“走吧。我看着你进去。”

孙哲平就笑了两下:“舍不得我?”

“有点吧。”他含混不清地道,也不抬起头看孙哲平。

安检口前依依惜别的情侣太多,他们在这里毫不起眼,两位在电竞圈内举足轻重的神级人物,又奇妙地成了平凡人中的平凡一对。张佳乐环顾了一下周围,对孙哲平笑笑,推了他一下:“还不走?”

“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孙哲平问。

张佳乐被他吓得一激灵,但嘴上还是坚持:“没有啊。”

“行吧,我走了。”他看起来像是打算结束这场磨磨唧唧的离别,抬脚就走,还一步一个脚印,十分坚定的样子。

张佳乐终于受不了了,用他能听见又不算大声的音量喊了一句:“孙哲平!”

被喊住的人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毫不惊讶地停了步,转过身来看着他。

张佳乐把他那兜里的宝贝掏出来扔到孙哲平身上去。那是个扁扁方方的丝绒盒子,被张佳乐揣了一路,看起来是老早就打算着要送给孙哲平但一直没好意思。孙哲平稳稳地接住,刚要打开,又被张佳乐吼了一句:“过了安检才能看!”

他便住了手。而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害羞,连看他进去的承诺都没达成,自己转身跑了,一会儿就没影了。

孙哲平倒是很听话,抱着“反正张佳乐走了早看晚看都一样”的心态,真的乖乖地进了安检才掏出盒子来看。他摩挲着天鹅绒的外壳,一向风格硬汉,一往无前的他竟然在这个小小的盒子面前忐忑了,很久不敢打开。

 

这里面装着什么东西,简直太明显了,甚至不用打开,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

孙哲平愣是捧着那个盒子,兜兜转转半天,连登机口的座位都找好了,却还是没有勇气打开它。都说近乡情怯,他想自己的心态多半也是如此。当每日挂在心上的事情突然变成现实,与其说是应该狂喜,不如说会不敢触碰,生怕美梦破碎。

 

队伍已经排了老长,广播里要求乘客准备登机的通知也播报了很多遍。孙哲平低着头,咬了咬牙,就将张佳乐宝贝了一路的盒子打开了。

 

其实里面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

 

只躺着一枚素圈戒指。



end

评论(50)
热度(269)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