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18

01    17




张佳乐从大早上接到他妈电话开始,就始终火烧眉毛似地奔来跑去,见到张妈妈之后也没能歇几分钟,被指使得活像个跑腿的小厮。可这位是自己亲妈,他又不敢有什么怨言,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暂且接受了他苦大仇深的命运。

“妈,我今天的活儿也推了,咱一家……咱好好玩几天。”张佳乐说。张佳乐到现在都还没摸清自己母亲的态度和想法,不敢随随便便把“咱一家人”说出口。他的车暂时由孙哲平掌舵,他负责和自家母亲坐在后座,美其名曰“维系母子感情”。张妈妈还端着高冷人设,懒得管他,也随他去了。

“别,我今天也不是过来玩的。”甫一见面张妈妈就对张佳乐态度非常冷淡,现在更是一改刚才在孙哲平面前难掩酸楚的样子,对儿子非常的爱答不理。孙哲平一路看过来不禁时时暗忖,这傲娇的妈妈是怎么养出张佳乐这么坦荡的儿子的?果然母子互补论可信。

“别呀,”张佳乐显然对付母亲的冷淡十分有一套,“你看,咱待会儿回到市里都该十一点了,午饭不想吃点好的吗?龙虾怎么样?还是说你想吃别的?咱别的不说,海鲜管饱。”

“不想,你离我远点,唾沫喷我脸上了。”

张佳乐何其了解他妈,一看这反应就知道有戏,马上喜形于色,又陪着笑脸:“那就龙虾了啊。我现在找酒店定位置,咱一到饭店就能吃着了。”

“吃什么龙虾啊,”张妈妈开始阴阳怪气,“五十多岁的人了,都该买棺材了,儿子也不管我,什么福都不配享了。”

“哪儿的话哪儿的话,”张佳乐继续顺毛,“看你说的,我哪能不管我亲妈啊?我这都世界闻名的大孝子了,有什么好事我没想着你呀?”

“就你还孝子呢?我是真没看出来。”

“我还不孝顺,那谁孝顺呀?”

“人老李家,你知道吧,就住十二楼养狗的那家,前两天查出食道癌来了,人家儿子怎么就能在病床前端茶倒水鞍前马后呢?等你妈得病了你行吗?”

“他老李头儿能跟我妈比吗,我妈身体好得跟小姑娘似的,我妈凭什么跟他一样得癌症啊?”张佳乐为了哄人也是口不择言,“再说了,我有什么做不到的,我妈比谁都重要呢,是吧嘿嘿。”

“是什么是。”他妈白他一眼。

孙哲平见张佳乐把他妈哄得差不多了,适时插话:“等会儿下了高速你来开车?我对青岛这边的路不太熟。”

“成,”张佳乐成功缓和了气氛,心里正美滋滋,“那你和咱妈坐后座啊。”

他这一句话刚刚出口,自己就无声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方才的局面太好,他有点得意忘形,平时跟孙哲平在私下里叫“咱妈”就算了,竟然还在他妈面前直接说了出来,不可谓不猪队友了。孙哲平也知道他这话不妥,简单地“啊”了一下就算答应,又往下接了几句有的没的来改善一下车里简直肉眼可见的尴尬。两人正在这边一唱一和,张佳乐偷偷往旁边瞄了一眼,他妈正没事人似地透过车窗看风景呢,也不知道是真没注意听还是假不在乎 。

 

一顿饭吃得倒还算和气,主要是张佳乐一直不停地给他妈献殷勤,又是剥虾又是夹菜的,即使张妈妈是铁石心肠,也该被这位称职的儿子融化那么一两分。孙哲平,本来是张妈妈万里迢迢飞来最该关注的人,可经张佳乐这么一搅局,把家长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反而孙哲平倒成了能置身事外的那一个。

他其实并没有因为张妈妈的这一次宛如不速之客的探望而感到有多大压力。他向来性格如何,张佳乐不是不清楚。大家都是职业级的人物,每天的工作很大程度上都依仗于自己的心理素质,都是见过大风大浪大世面的人,断不会为这事乱了手脚。但张佳乐的温柔之处就在于,明明这种来自于家长的,小打小闹的压力,让孙哲平来应付也没什么,他却依然选择了帮助爱人分担。这样润物无声又细枝末节的关照,如此独特,从来都是张佳乐吸引人的一大原因,也是孙哲平对他念念不忘数年的理由。

“阿姨。”等到三人吃得差不多了,孙哲平撂了筷子,清清嗓子是准备要说话了。

“怎么了?”张妈妈放下手机。

“我知道您一直想说这事,不如我就帮您开个头。”孙哲平说。张妈妈从支开张佳乐和他掏心掏肺之后,就没再失过态了。做家长的,即使和孩子相处很和谐,亲子关系融洽,也总有些话题不知如何开口,譬如单身母亲对儿子的性教育,又譬如单身母亲对儿子性教育的纠正。

张佳乐是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孙哲平已经进行过友好交谈了的,他还没做好就此摊牌的准备,听见孙哲平这么说简直要吓出一身白毛汗来。他在桌子底下踢了孙哲平一下,可对方把脚夹住,仍然面不改色地看着张妈妈。

这下张佳乐是彻底懵了。孙哲平这一手牌打得就像是两人约好了一起开黑,结果他突然抢地主还超级加倍。他还能说什么,只能抱希望于也不站在自己这边的妈妈:“妈,你喝饮料不?我再给你要一瓶?”

张妈妈看他一眼,然后幽幽长叹了一口气,擦了擦手:“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话,早上已经说过了。”孙哲平明明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来,语气却是掷地有声,不容置疑,“我只是想听听您的看法。”

“我能有什么看法?”张妈妈苦笑了一下,像是自嘲,然后端起杯子,在张佳乐放在面前的酒杯上碰了一下,自己昂头将里面的果汁一饮而尽了。明明这顿饭上谁都没点酒水,可张妈妈的动作像是醉了一样,竟有了点蹒跚的意味,“儿子是儿子,我是我。我能有什么看法。”

张佳乐听他妈这话,是大有要放权的意思了。在别人家里或许常见,可对他妈这种支配欲极旺盛的女强人类型来说,总还是有点不能想象的。他难以置信道:“妈,您不反对我俩啊?”

“我反对你听吗?”张妈妈给了他后脑勺一下,“你翅膀早在八百年前就硬了。”

张佳乐是真的慌张。自从在机场见到他妈第一眼,就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担当归担当,爷们归爷们,可母亲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内心深处对她还是有点雏鸟恋巢的依赖。此刻张妈妈一副“大不了就决裂”的样子,让他产生了一点断奶式的焦虑,下意识想要维护和母亲的关系。只是他内心从没想过母亲会如此开明,以至于忽略了另一种更好的可能性。

“妈,我……”张佳乐一时语塞。

“哲平说得对,你确实已经长大了,不知不觉变成一个男人了。”张妈妈说,“自打你去打荣耀的比赛,一年都着不了几次家,咱娘儿俩也是聚少离多,怪我没看出你这么多年的成长和变化。”

“我来之前上网查过了,同性恋也不是什么心理疾病,应该用平常心看待。我明白。网上的舆论压力应该也挺大的,毕竟你们两个都是公众人物,我尽量不给你制造压力,你们好好谈你们的,开心就行。”

张佳乐呆呆地看着他妈,嘴里“啊”了一声,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下轮到孙哲平去踢他的脚了。

张佳乐这才缓过神来,又“啊”了一声,拉着张妈妈的手腕不放:“妈,你认真的?”

他妈翻了个白眼,不愧是亲生,动作和张佳乐如出一辙:“没有,逗你玩的。”

要不是在饭店里,张佳乐简直想把他妈抱起来转几个圈。没有什么比来自至亲的理解更加让人激动的了。张佳乐曾经不被粉丝们理解,本以为要再重蹈一次当年的覆辙,却又从母亲那里感受到了无条件的包容。他前半生在外也算轰轰烈烈坎坎坷坷,但回归家庭时,又只是一个孝顺儿子,一个甜蜜恋人。人生总有许多的社会角色需要扮演,他兜兜转转许久,拿得了荣誉奖项,如今准备退隐,由奢入俭,将之前加诸于身的许多标签一一撕掉,是要回归本真了。

也因此,他对此刻坐在饭桌上的这两人十分感谢。一个能够包容他一切外人所不能忍受的缺点,愿意去了解之前被视作洪水猛兽的特点,另一个能够陪伴他走完荣耀之路,中年之路,甚至人生之路。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妈!”尽管一忍再忍,张佳乐还是扑过去抱了她一下,“你简直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妈。”

“我之前就不好看了呗。”

“没有,今天格外好看。”



tbc


电脑没电了 错别字和重复词回头再改


19

评论(18)
热度(125)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