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人类为什么要发明恐怖游戏

尽管荣耀作为一款老游戏,重置多次,依然独占mmorpg游戏市场,但同时其他类型游戏的竞争也正如火如荼。时下日本某游戏公司刚刚推出了一款崭新的恐怖游戏,《毒蘑菇7》。这款游戏讲述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接纳了一个携带变异孢子的女孩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恐怖故事,以其新奇的操作模式,及近乎变态的配置需求,闻名单机游戏圈。网友们也纷纷掏腰包购买,一时间直播平台上十个主播里有八个都在玩毒蘑菇。

张佳乐自然也不能免俗。他原本就是个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的性格,再加上又要靠人气吃饭,怎么说也要跟个风。他为了追求直播效果,自己买了游戏之后并没有提前玩过,而且还挑了半夜的时间开直播,关掉家里所有的灯,电脑的光幽幽地打在脸上,还真有那么点恐怖氛围。

“我靠,背景音够渗人的。”张佳乐进了游戏界面,第一人称视角总会给人带来一些信息摄取不足的感觉,进而达到惊悚效果。他正满心警戒地操作人物寻找出路,突然视线里出现了一只手,吓得他往后躲了一下。

孙哲平把水杯放在他面前:“……是我。”

张佳乐把耳机扒拉开一点:“你走路怎么没声的啊!”

“你游戏声音开太大了。”孙哲平拉了把椅子坐到他旁边。

 

他们两个同居有一段时间了。要说他们的复合经历也是一段传奇,此文中暂且按下不表。自从张佳乐退役干起了主播,俩人就风风火火地搬到一起,时不时因为“你别占我网速我游戏延迟不稳定了”拌个小嘴,生活也就这么蜜里调油地过着。张佳乐的粉丝也早就习惯摄像头里有另一个人出现,偶尔他一个人在家直播的时候还要被问及孙哲平去哪了,养活并且喂饱了一大堆双花cp粉。

于是现在孙哲平端坐在旁边,陪张佳乐玩游戏的样子,粉丝们也是早就见怪不怪。其实两人不怎么在摄像头前做些亲密举动,甚至让一个不知情的外人来看,也只会以为是合租室友关系。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你们对视一眼,在cp粉心中已经白头偕老了。

 

“你这个月还剩多少个小时没播?”孙哲平问。张佳乐直播从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总是完不成时长任务,到月底再疯狂补播。

“二十个小时。”张佳乐还在游荡,四处寻找出路,就随口应了一句。

“多少?”

“呃,四十多?”

“你确定吗。”

“那就一百多!好了不要再说了!”

孙哲平就笑了一下。他其实有俩酒窝,不笑的时候看不出来,整个人很严肃,但一笑起来就有种憨厚的可爱,一点没有第一狂剑的风范。

可张佳乐沉迷游戏,没时间转头看看,他正忙着跟粉丝互动:“你们骗我,怎么乱叫高能的啊,根本没有,吓我一路,有点顽皮了吧兄弟们。”

弹幕里充斥“再走两步就有了”、“待会儿地下室就有了”、“主播右转有枪”。

张佳乐笑骂:“放你们妈的猪屁,弹幕说什么我都不信了兄弟。”

他打定主意不看弹幕,便一心一意玩自己的游戏。结果他下到地下室的水潭里,正游泳的时候,水面突然咕嘟咕嘟冒起气泡来。

孙哲平适时提醒:“弹幕说前方高能。”

“信他们有鬼,刷了半年高能了。”张佳乐转头跟孙哲平说,根本不以为意,还按着w不放开。他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水中浮起一具尸体,烂到一半,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屏幕。这一下的视觉冲击不可谓不强,张佳乐的尾音还没收住,直接吓得打了一个响嗝儿。

孙哲平憋半天没憋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下可给了弹幕作妖的机会。全在哈哈哈就算了,有人还编了副对联:“乐爷吓到打嗝,孙总笑出猪声。”

张佳乐大手一挥,很是豪迈:“房管把那个笑出猪声的给我封了!”

半天没动静。

房管:“骚瑞,封不了孙总。”

 

重拾面子上路之后,张佳乐就很注重弹幕的预警了。哪怕是假的,也是有价值的,也是值得参考的。

于是就导致了他现在草木皆兵地趴在角落里不敢出去。

“你在这蹲着能触发剧情吗?”孙哲平催他。

“你听见敲门声了吗?”张佳乐肉眼可见地怂了。

孙哲平转头看了看客厅的方向:“没啊。”

他再一看弹幕,啥都明白了:“放屁,你耳机的声音我怎么听得见。”

张佳乐把视角转向走廊尽头的门,指着屏幕问他:“就是这个门,我靠,我刚从这上来啊!它为啥会响啊!”

“因为我是个自由自在的男人。”孙哲平面不改色地接了句很冷门的歌词,“快过去开门,玩不玩了。”

“不想玩了。”张佳乐很是萎靡,玩了这么半天,他经历过被自己的影子吓到、被自己的脚步声吓到、被窗外风声吓到。这才刚开始走剧情,后面怕是还有得受。

孙哲平此时催促的样子像一个着急和女朋友上床的直男:“乖。”

张佳乐于是慢吞吞地走了过去,在开门之前特意离屏幕远远的,还闭上了眼睛。结果耳机里并没有动静,他等了一会儿又睁开眼睛,只看见空荡荡的门口台阶。

“没东西??欺骗我感情??为什么要这样啊!我不再是祖国的花朵了吗?”张佳乐一边嘟囔着往下走,一边顺便瞅了眼弹幕。他们都在说这次下楼只是因为楼下有个线索需要找,他便更加放心,光操作人物下楼梯还不够,他非常有底气地吹着口哨,就像他每次在荣耀里击杀对手那么膨胀。

“这个游戏真的做得稀烂,先把你吓个半死,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又不给你看恐怖画面了。这样调戏玩家真的好玩吗,逼数自在人心兄弟们。二百多块白花了,买这游戏根本不——啊我操你妈呀!!!”

就在楼梯下到一半,张佳乐的戒心完全放下的时候,变异后的女主角突然从黑暗里窜了出来,一张大脸挂着血和黑色的不明物体,扑到屏幕上,由于第一人称视角的功劳,她像是随时能钻出来似的。

张佳乐直接吓得大叫一声,整个人往后大幅度地躲了一下,连骂人都差点带出哭腔来。孙哲平坐在旁边,即使没有耳机里音效的加成,也是被吓了一跳。

“大哥大哥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大哥大哥……”即便是玩家被吓得半身不遂,游戏还是要继续操作的。张佳乐作为前职业选手,有一种不能放任游戏自己gameover的本能,十分委屈地重新握紧了鼠标,嘴里还一直道歉,不知道是说给变异女主听的,还是说给游戏听的。

弹幕:乐神为啥打个单机游戏都能跟电脑唠起来?

孙哲平:“他玩《喵喵信条》的时候,npc推他一下他要骂五分钟,问我这个游戏为什么没有聊天系统,打不过还会道歉,很有礼貌。”

 

张佳乐心惊胆战地受了几个小时的委屈,早已被吓出了一颗铜铁金刚心。打到boss战的时候他已经无所畏惧,还能抽出时间来想点段子调动一下直播间气氛。

“诶~兄弟~我爆你这枪怎么说~”作为一手弹药的张佳乐,对各种射击类游戏都可以说是十分精通。何况这款游戏和荣耀一样是第一人称视角,操作起枪炮来攻击更是得心应手。终于到了自己的主场,张佳乐难免飘了:“兄弟~我就在这秦王绕柱,单手换弹,站你脸上疯狂操作怎么说?就秀你怎么说?造化钟神秀怎么说?”

他打一枪就放一句掷地有声的骚话,Boss好像听见他在说什么似的,反身去后面架子上拿东西。张佳乐,一个没看过攻略的裸玩玩家,自然是乖乖站在原地等待,自信自己能够解决一切难题。

“我操电锯!哥!哥!哥!你是我亲哥!我没子弹了哥!”张佳乐快要崩溃了,于是真的绕起了柱子,“亲兄弟有啥话不能好好说的,对不起对不起我太膨胀了真的对不起!”

 

弹幕:真的很有礼貌了

弹幕:明确认知自己实力,这种大局观真的是职业级的水准!

弹幕:世界冠军张佳乐

弹幕:世界冠军张佳乐

弹幕:世界冠军张佳乐

弹幕:世界冠军张佳乐

 

 

“……后面没高能了吧兄弟们?”张佳乐几近脱力,扫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剧情流程是不是快完了?走完这段我去睡了啊。”

反正弹幕说什么他也不会看了,问这一句只是求个自己心安。这个恐怖游戏只有前期刚刚代入的时候非常吓人,玩习惯之后反而是解密居多,因此张佳乐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专心地跟完最后的这段剧情。

他放在床上充电的手机突然来了条消息,张佳乐说了声“等我一下”,就摘掉耳机过去了。趁着这三十秒功夫,弹幕狂刷“孙总待会儿吓他”,倒搞得孙哲平哭笑不得。

等到张佳乐回到电脑前坐定的时候,孙哲平为了表明立场,公开站队,对张佳乐告密:“弹幕说让我吓你。”

张佳乐显然没当回事,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你怎么吓我?”

 

孙哲平笑了一下,欺身过去吻在他的侧颊。



end

2017-08-20
 
评论(71)
热度(426)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