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2017孙哲平生贺/Y】Youthful【双花】

“你怎么了?”见张佳乐出门没多久又一瘸一拐地拧了钥匙进来,孙哲平皱了皱眉,问道。

“别提了……”张佳乐脱了鞋就往沙发上一扑,支起腿来揉着膝盖,“我又摔了,什么垃圾自行车啊,他们那个龙头都拧不动的!”

他腿上确实一片红肿,目测消了肿就要淤青了。好在没有破皮,孙哲平拿了红花油蹲在他身前,往他受伤的地方细细吹气:“说要开车送你你不让,摔了怪谁。”

其实要说起来,还真是张佳乐太过自信。他和孙哲平新买的房子在一所大学旁边,每天都有不少大学生骑着小黄车说说笑笑地在小区门口路过。张佳乐向来是个爱凑热闹的,共享单车服务最开始又从年轻人群体中扩散出来,他自然也对这种新兴的玩意十分感兴趣。

但张佳乐的骑车技术实在太菜。他从小不爱运动,一直以为骑自行车这种技能是长大之后自动解锁的,结果到现在,三十了,连转弯都不会。他黏着孙哲平好说歹说地求了半天,终于被允许自己一个人上路,可还是摔在马路上。就怕被手快的路人拍了照,那他这高冷时尚的退役电竞大神的板凳可就坐不下去了。

孙哲平坐到张佳乐旁边,把他的腿搭在自己身上,低头小心地揉着他受伤的地方。张佳乐被人伺候着还不老实,跟他眯着眼睛笑:“我下次注意。”

“下次?”孙哲平眼都不抬,“在你练会之前没下次。”

也不怪孙哲平婆妈,确实是张佳乐心太大。骑两步要歇一步,更别提刹车和转弯,在现在这种满街电动车的马路上行驶,实在是不让人放心。

“那你就陪我练练呗,”张佳乐使劲吹枕头风,“等我学会了骑车,咱俩还能闲着没事去踏个青什么的,自驾游多没情调啊,骑车才有意思呢,还低碳节能减排,是不是。”

“你不是不爱运动吗?瘦得跟个猴精一样,现在怎么想起来骑车锻炼了?”孙哲平很费解。

“我靠?”张佳乐翻了个白眼,还推他一下,“大哥,别人家小情侣说点体己话都是‘你瘦得我一只手就能抱住’,你他妈怎么跟你对象这么横,还说老子猴精?”

“口误口误口误。”孙哲平一边给他揉红花油一边毫无诚意地道歉。

 

不过张佳乐这个枕头风吹得是真的强。依着张佳乐的性子,热情这么高涨,估计不是因为想骑车,只是喜欢扫码开锁的快感。孙哲平拗不过他,只能同意了陪张佳乐练车。其实说是陪,倒不如说教他骑车更靠谱。以张佳乐的自行车水平,怕是只能和小学生一较高下。孙哲平自然也清楚他几斤几两,带他上路是一百万个不放心。两人商讨良久,终于把教学地点改成了小区附近一个人比较少的公园,因为害怕张佳乐危害他人人身安全。

这公园是这两年新建的,那些热爱锻炼身体的大叔大妈都有自己固定的社团,一时间还没来得及挪过来,再加上这个公园树林茂密,空旷的地方并不很多,不适合广场舞这类活动,因此只有夜跑的人群才来光顾。

 

张佳乐把扫码解锁上车的动作做得行云流水,酷似一个老司机。孙哲平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溜达,看他坐在车座上就是不敢骑,两条长腿在地上划拉着往前推车的样子。

“你骑啊。”孙哲平酸他,“不是挺会的吗,都自己上路了。”

“我靠!你不会扶我一下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骑!”张佳乐怂得理直气壮。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八九点,初秋的夜已经有了丝丝凉意。两人在公园里不宽的林荫道上对峙,有路灯的温暖的光,透过树叶的重重层叠,稀稀落落地洒下来,把人都晕出一个橘黄的边框来。偶尔有锻炼身体的人飞速跑过,也都只是不以为意,没人注意到这对曾经名震电竞圈的小情侣。

孙哲平虽然嘴上端着,准备看张佳乐笑话,但实际上还是很怕他再摔跤的,因此也没跟他多犟嘴。他上前两步,右手搂着张佳乐的肩膀,左手稳稳地拿着把手的方向,低声说:“来,踩。”

张佳乐听话地把两脚放在踏板上,低着头看自己的动作,结果孙哲平推的速度大于他自己踩的速度,自行车反而是跟着孙哲平走,他的脚不尴不尬地停在踏板上,也不知道就戳到了张佳乐的哪个笑点,惹得他一通狂笑。

“踩呀。”孙哲平无奈地等张佳乐笑完,试着推得慢一点,让张佳乐自己控制速度。可这回他又是不敢蹬,就怕骑快起来把自己摔了。别说手脚,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摆,实打实的新手菜鸟。

“没事,”孙哲平察觉他的小心翼翼,“我扶着你呢。你就只管骑,摔了算我的。”

有孙哲平这话做定心丸,张佳乐显然有底多了。他脚下是蹬起来了,可手上却没了个准头,骑得七扭八歪,要不是孙哲平左手牢牢地把着车头,早就摔了几百次了。

“别骑这么奔放,手别乱动……眼睛看前面别看我。”

孙哲平的手一直紧紧搂着张佳乐的背,几乎把他圈了起来,生怕他受伤。张佳乐身在其中,连呼吸都是孙哲平身上的味道,没忍住抬头看了他几眼,结果就被凶了一句。

“我给你讲个段子?”张佳乐熟练了一点,还能一边骑车一边腾出注意力说话。

“嗯?”

“有个人在网上求助,说约了女神看电影,结果自己想看速度与激情,女神想看小时代,结果吵了起来,上网问问大家该怎么挽回。然后有人回复说,这都能吵起来,看来你是真的想看电影。”

孙哲平很给面子地笑了两声。

张佳乐一条腿撑在地上停了车:“我看你,你还让我看前面,看来你是真的想教我骑车。

直男孙哲平:???

“你想让我亲你?”好歹也是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恋人,孙哲平在短暂的懵逼之后迅速地抓住了张佳乐的脑回路。

张佳乐冲他弯弯眼睛:“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认真教学的时候这么可爱呢。”

“可爱?”

“嗯。”张佳乐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全世界可能也只有他一个人能用这个词形容孙哲平。

孙哲平咧嘴一笑,在张佳乐嘴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好在趁着夜色,这成为了一方属于他们的天地,做点情侣间的亲密事也显得很合事宜。

张佳乐坐在车上,比孙哲平低了一个头,被遮了从头顶射下来的昏暗的灯光,落在眼里还有了点柔焦的效果。孙哲平捧着他的脸,指缝里是他未束起的发丝。

张佳乐的眼睛是典型的桃花眼。微垂眼尾,纤长睫毛,连两个卧蚕都鼓得恰到好处。人都说男人这种面相老得快,可张佳乐即使年到而立,眼周也多了几条细细的皱纹,却总有一种充盈的少年感,灵动得仿佛未经世事。孙哲平总也看不腻似的,细细端详了一遍又一遍。

“你可爱。”孙哲平说。

“……”张佳乐却像是害羞了似的,挣开孙哲平环着他的臂膀,一个人往前骑去,结果没走两步又把车给骑翻了。

 

 

……孙哲平抱着张佳乐的腿上药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好像自从他开始沉迷骑车,这腿就没好过,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看着吓人。

“我以后再也不骑车了。”张佳乐保证,言之凿凿,还举手作发誓状来表达他的真心。

“信了你的邪,”孙哲平淡定地回复他,“你不是还要成为国内最牛逼的山地自行车越野赛选手吗?”

“梦想还是要有的,明天我就去找做假证的去。”

“给你弄一假奖杯?那您是真的很有抱负。”孙哲平嘴上是怼他,但手上动作却依旧轻柔得很,“疼不疼?”

张佳乐挑眉,晃晃脑袋,轻声道:“在你身边就不疼了。”


 


end


我孙19岁生日快乐!

一篇共享单车软文。


找我哥 @雀 起标题 

雀:yesterday

我:?你觉得合适吗

雀:你改文就合适了


评论(58)
热度(367)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