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11

01   10




排练总是枯燥而乏味的,也因为会场并不在音乐会前向大众开放,观众席空无一人,连音响都带了回音。这样空荡荡的场面,没有观众的负担,其实最适合发挥。

几人走到台上站定。

这次他们对于音乐节的选曲也是纠结再三,最后还是张佳乐拍板定下了一首非常抒情的《Colour Blind》。原版的钢琴比重非常高,可以说几乎是钢琴伴奏,为了将它重新编曲成为一首乐队歌,张佳乐和孙哲平熬了几个大夜,终于抢在第一次彩排之前做完了。尽管还有些小的瑕疵,但两周后才是音乐节,用剩下的时间来打磨,已经足够了。

其实选这首歌还是有风险的。他们的再编曲并没有把原本的风格完全替换,而是在加入摇滚元素的同时留存原曲的一点温情,有点台湾或日系编曲的意思。这样的改编歌曲,既动了原版的大框架,又没有动得那么彻底,在别人眼里可能不够“rock”,很容易引起恶评。但张佳乐既然敢这么选,自然是觉得他驾驭得住。他早年也喜欢唱那些酷酷的、语速很快的黑暗系歌曲,但可能是骨子里的浪漫主义作祟,他最拿手的还是这种感觉,岩石上长了朵玫瑰的铁汉柔情。

承袭了原曲的风格,前奏仍然由于锋的钢琴淡入。灯光师也配合地把光束集中在于锋身上,一片黑暗中,他垂着眉眼,像是身处孤岛的演奏家。都说轮廓分明的人专心地注视着什么东西的时候,会显得特别深情。整个前半场都没有邹远的戏份,他只站在舞台的最后面,比孙哲平还要靠后,身处于黑暗中,看着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得像个绅士的于锋,无意间按住了琴弦。

前奏是短暂的,属于于锋的个人秀也很快隐没在黑暗中。张佳乐用吉他做了一个与钢琴之间承上启下的过度,用他特有的、标志性的嗓音,带着少年的清亮和成熟男人的风尘仆仆,缓缓开腔:

 

“When the world is seeing yellow , I only see gray.”

众人眼中的世界是彩色的而我只见一片灰蒙

“When everybody sees the rainbow , I’m stuck in the rain.”

众人欣赏着彩虹的绚烂时我只是被围困在雨中

 

不得不说,张佳乐的开场还是十分抓耳的。他的气息极稳,或是老天爷赏饭,或是他接受过的声乐教学都事半功倍,唱起这种类型的歌总有种娓娓道来的感觉。也不怪孙哲平和于锋私下里评价他“有灵气”,张佳乐所具有的,确实是难以复制的嗓音和唱功。

 

“You take a little piece of me,”

你每离去一次

“Every time you leave,”

我的灵魂就缺失一块

“I don’t think that I’ll.”

我已不再相信

“Ever find that silver lining , or a reason to smile.”

我还能寻见一线希望或是一个微笑的理由

 

就连诗人也很少用“空灵”一词形容一个男声,但张佳乐的声音总是漂浮在旋律上的,每个气泡音都发得恰到好处,又有种脚踏实地的安心感。他闭起眼睛,指下流动着吉他的旋律,灯光随着他身体摆动的节奏一晃一晃。他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歌声塑造出的白云乡中,睁眼就会破碎一样,小心翼翼地歌唱着。

张佳乐唱起歌来是一只海妖,孙哲平想。行走的荷尔蒙结晶体,让人着迷,让人为之发狂,让人怦然心动,让人奋不顾身。他总是游走于认真与不认真之间,不停吸引着他的信徒,狂热着真心交付。

 

第二段进了贝斯和鼓。

其实孙哲平在与张佳乐相遇之前,几乎是不走这种曲风的。他的摇滚总是大开大阖,有得是热血豪情等着他来书写。但遇见张佳乐后,风格迥异的两个人却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走起了殊途同归的路子。温柔忧郁小清新的张佳乐和狂野不羁追求热血的孙哲平撞在一起,契合无比,仿佛天生的搭档。除了实力之外,投缘也是张佳乐考虑和他组乐队的重要条件。

在当今乐坛中,从不缺少张佳乐这种类型的实力唱将,也不缺少孙哲平这种类型的乐队鼓手,但却缺少由这样两个人组合起来的领队人员。不同风格的互相碰撞和完美融合,正是乐坛缺少的元素,而这却被这一群二十出头的毛孩子误打误撞地做到了。

 

“Ain’t it funny that you managed”

多么可笑

“To just wash away.”

你竟能无情地忘却一切

“Even pictures that you’re not in,”

每一寸没有你的画面

“Have started to fade.”

都已开始褪色

 

孙哲平望向站在台前的张佳乐。其实真正踏上舞台之后,观众的有或无反而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乐手已经忍不住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之中。以前张佳乐夸过孙哲平敬业,不乱翻花样,每天都自己敲自己的鼓。其实孙哲平也觉得张佳乐是个合格的主唱,他从不把感情拉到极度饱满,永远留着一丝余地和清明,这样的情绪投入就已经足以带动观众。孙哲平以前也合作过不少歌手,场上气氛一活就容易把自己唱嗨了,再也不管身后的队友们的死活,这样的演出很热闹,但并不专业。

张佳乐的表演对他来说,已经是十足十的完美了。

 

“I’ll wait for roses to be red again.”

我会等待玫瑰的那一抹红

“And I hate that you took my blue from the ocean.”

恨你偷去了我海洋的蓝

“Give me back green greens and goldens”

还给我绿色与金色

“My puples , my blues , you stole them”

你偷去了我世界的种种色彩

“How long will I be broken?”

残缺的我何时才能复原?

 

进入了最后的副歌部分时,鼓点骤然加重,张佳乐也就此换了个唱腔,一改刚才的慵懒抒情派头,咬字清晰而有力;而于锋的和弦只是加了重音,并没有改变,仍然保留着最后一点温柔。两条线反差极大地凑在一起,却由邹远的贝斯线进行调和,都互相完美融入对方,像是烈火与清泉的碰撞,绕成一个圆润的漩涡。

这实在是令人耳目一新的编曲:每一位队员都有着鲜明的特色和不能泯灭的个人风格,也许互相协调,也许互相对抗。许多因素结合在一起,不杂不乱,从开始到最后层层递进,每条线都清晰得毫发毕现,却又成为了一个毫无违和感的成品。

像是块璞玉,也像是天才不世出的杰作。

 

在最后的一点余音没有停止之前,张佳乐一直闭着眼睛站在麦克风前。他像是唱得入了戏,也像是游离于情感之外的清醒。

“张佳乐。”孙哲平站在后面叫他一声。

他这才如梦方醒,抱着吉他转过身来笑一笑,露出他的两个梨涡:“强不强!”

“你的临场发挥从来没得说。”孙哲平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最后那个怒音处理得太好了,新思路?”

张佳乐毫不成熟地蹦蹦哒哒到孙哲平面前:“怎么说,是不是大神水平。”

他俩就这么傻乎乎地对着笑了两分钟,那边于锋和邹远来叫才想起来该下场了,顿时很尴尬。孙哲平摸摸鼻子,和张佳乐搭话:“我感觉今天很稳啊,可以直接去参赛了。”

“得了吧,”张佳乐果然可爱不过三秒,“你刚开始为什么进慢了一个八分?而且贝斯线编曲还是有点问题,回去要琢磨一下,于锋发挥很稳啊,比你靠谱多了。”

孙哲平就放弃了和他并肩回后台的想法,先他几步走得远远的:“你这人真不会聊天。”

 

 

不出所料地,雷导已经在后台等他们了。

“太惊艳了!”他也大方地表示了自己的惊讶,“曲是自己新编的吗?你们真的已经足够专业了。”

几人按照中国惯例,还是“没有没有没有”、“过奖过奖过奖”地互相推了一番,但最后还是美滋滋地收下了夸奖。

“但是感觉有些地方发挥不太稳定啊。”雷导不愧是在这行干了几十年的老狐狸,光是在后台听了一耳朵就已经发现出了很多问题,“键盘的有些和弦还是不太稳,应该修一修,听起来太硬了。贝斯我在后台听不太清,但是感觉有点赶,很多地方不能光靠贝斯手用技术圆过去。主唱真的很厉害,我是佩服的。”

孙哲平进错一个八分音符的事情因为太弱智,都没有得到点名批评。

张佳乐正在笑孙哲平的憋屈,只听雷导又说:“我也简单跟上面说了一下,你们的实力呢是没问题的,这个我可以拍板了,以后的彩排也不用每场都来了,最后音乐节那天到就行。就是你们得回去录一个无瑕疵的高音质版本给我,最好是wav格式,好吧?”

张佳乐被他这么一说脑子里有点懵:“公司还要我们的demo做宣发吗?”

“不是做宣发,也不是demo,把整首歌的wav格式给我,如果是干音更好,音乐节要用的。”雷导向张佳乐眨了眨眼。

“音乐节不是我们自己唱吗?为什么还要录音版?”邹远直接问了出来。

雷导清了清嗓子:“是这样啊,因为我们想要保证高水平乐队在音乐节上的完美发挥,所以都会管大家要录音的。其实这个也没什么丢人的,很多大明星也都是这么干的……”

张佳乐这回算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让他们假唱,为了保证现场的“高水平高质量”。张佳乐觉得有点不能理解,一个音乐节而已,就算是排练时间略短,也必不会出什么大的错漏。更何况,这样的音乐节未必会有多少观众来看,这么追求效果有必要吗?

雷导像是知道张佳乐在想什么一样:“其实呢我个人是觉得不需要这么做的,但是你们的公司方面对这个要求比较严格,哈哈,他们签的很多艺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公司要求艺人假唱为什么还能忍?”孙哲平问。

雷导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他能交代的已经全部说完了,便转身走了。其实想也知道,如果是这样只注重发掘艺人的商业价值而不在意艺术成就,是很容易吸引到一批爱做白日梦的年轻人的,只想靠脸走上人生巅峰的那种。公司斥重金找资源、包装艺人,将公司内的歌手全部打造成明星,刷脸挣钱,反而断了真心做音乐的人的活路。

这时候反过来一想,他们之前了解到的星誉公司签约的艺人,都是走这种花旦小生路线,没什么真材实料,有了点作品之后就开始上综艺混脸熟捞钱了。之前他们没往深想,突然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有点一言难尽的微妙。

他们沉默良久。这个机会实在是千载难逢,很可能一旦成功就此翻身,跻身娱乐圈了。但一想到签约还要在这样的一个公司里继续就职,还要被无底线地包装成快消费型明星,张佳乐就觉得早上吃的饭都要恶心出来了。

 

半天没有人说话,片刻后却又都自发自动地往外走,没有人张口沟通,却都明白了互相的意思。

“走吗?”邹远问。

“走。”孙哲平沉着脸,“回家了。”

“还回来吗?”于锋跟着他们往外走。

“回个屁!”张佳乐嫌恶地皱了皱眉头,回头吐了口唾沫在地上。




tbc

梗源日剧《四重奏》。

文中《Color Blind》网易云地址

《Color Blind》满汉花咩咩男声翻唱B站地址

2017-08-08
 
评论(14)
热度(66)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