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10

01   09

预感会有很多刚关注我的太太们突然发现:“你这人为什么平时写文一点也不好笑的,取关了”


---------------------------


中午到了饭点,四人果然依言请张总搓了一顿,把这位大哥哄得心花怒放。这张总话里话外总是明示暗示着有点要钱的意思,搞得几人尴尬得很。这种小公司的选角并不像大众想象的一样公正透明,反而比大公司权利倾轧得更厉害。几人虽身不在行内,却也对这些事情有所耳闻,隐隐地都动了些暗地行贿的心思。

“只是这种事情,你要么不送,要送就送最大的礼。”吃完了饭,几人等待经理带他们去排练场馆的间隙内,忙里偷闲地聚在一起说小话。于锋从小耳濡目染这些人情世故,看得倒比其他人通透一些,“咱不怕送礼,只怕比。如果送得太少太穷酸,还不如一毛钱不掏,还能落个好名声。”

“你懂个屁。”孙哲平虽不如于锋那么会做人,却显然更懂行情。“送礼是那么好送的吗?现在马路上随便一辆出租车的牌照都是几十万块钱堆起来的,这种娱乐经纪公司的经理职位,你以为是几千块钱就能打发的吗,你有二十万还是我有二十万?”

“行吧,”于锋揉了揉眉头,“其实找家里求助一下也不丢人……”

孙哲平冷冷地打断他:“平时的生活费管家里要就算了,这几十万又不是保你进娱乐圈,后面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总不能一项一项问家里要钱。虽说都不是大钱,你张嘴的时候心里舒服吗?”

“好了,这种事情吵什么?从组乐队开始,咱们就应该处得像亲兄弟,该穿同一条裤子,你俩能不能摆正一下心态?你们不是发小吗,处了十多年了,怎么现在还是动不动就呛起来?不就是送不送礼的问题吗,咱们这种实力就算不送礼他敢刷吗?大孙你还是队长,有你这么当队长的吗,你自己心里有火在外面撒干净了再回来,别跟家里人撒气。”张佳乐也是被他们吵得有些烦了,对着他们一通说教。

“ok,”于锋举手投降,“我不说话了。”

“送不送礼的事,现在说还是有点早,起码下午去场馆转一圈看看情况再定吧。”张佳乐暗地盘算了一下自己这几年来攒下的小金库,“我个人是觉得没什么必要花这个冤枉钱。”

“听你的,到地方再说吧。”孙哲平也没有异议。

 

张佳乐一路上都在告诫自己不要对这种简陋的音乐节抱有太大期望,但场馆的设备条件还是挺令人惊喜的。别的不说,光是舞台就是搭建的空心实木地板,不像大多数条件一般的场地只能用水泥舞台,它的共振效果特别棒。连孙哲平这种向来端着架子装冷酷的人,也难免兴奋地上去跺了跺脚。

“这剧场很强啊,这配置都能演出音乐会了吧?”于锋倒不像孙哲平那么热衷于舞台材质,反而是去研究墙上的音响,这摸摸那碰碰,激动得不行,“小远你过来看,这个音响绝对能还原贝斯,低频不失真的。”

张佳乐也没跟他们掺和到一起去,他正忙着摸麦克风呢。像他们这种专业人士,对设备的要求可以说是极其严格,但这个场馆一看便知是下了血本,方方面面都完善得让人无可挑剔,连隔音都做的是顶级的。

他正像刘姥姥一样背着手满地乱窜,一个也扎着小辫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攀谈:“打扰一下,你是flowers乐队的队长吗?”

张佳乐笑笑说不是,又把孙哲平指给他看:“那个才是。”

男子带有歉意地报以一笑:“对不起,我以为乐队的主唱都会是队长。”

“我们四个都是一样的,你有话跟我说也成——”张佳乐转了个弯,“你怎么知道我是主唱?”

“气质。”男子神秘地眨了眨眼。

直到孙哲平和小辫男交流了两句,一招手把众人都叫过去了之后,张佳乐才知道这个和自己同款小辫的男子竟然就是此番音乐节的总导演,也是他负责排练相关事宜。小辫男自称姓雷,人倒是没什么架子,说话也很和善,就是举手投足有点娘娘腔,不过张佳乐看他还挺顺眼。他的这种儒雅跟于锋的倒不太一样,于锋是文质彬彬像个绅士,但这位雷导更像一位老艺术家。

“排练是不用你们自己带乐器的,”艺术家说,“来回搬运太麻烦,你们回去练习也不方便。因为活动是在两周以后,所以时间比较赶,得麻烦你们每天过来排练了。”

“这个倒没问题,”孙哲平说,“我们平时也没什么事,每天排练是可以的。”

“还有就是演出曲目,你们有决定吗?规定是每一组选手可以返场两到三次,乐队选手可以出单人节目,你们先自己商量一下吧,待会儿跟我助理登记一下演出曲目。对了,之前张总有跟你们说过吧,活动宣传需要你们每个人的硬照,今天带了吗?电子版就可以。”

孙哲平点头:“带了U盘。”

“好,那我先去跟别的队伍谈一下,我助理在后台,你们先自己转一转。”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是必须要雷导亲自来交代的,他打完招呼就飞快地去和下一个队伍交涉了,倒像是只来认认脸。

“兄弟们,怎么说?”他们四个又凑在一堆儿。

“我感觉靠谱。”于锋率先发表感言,“那个雷导在业内还是比较有名气的,很多大场子都是他导的,我知道他。”

“星誉这么有钱吗,请得动这么大的腕儿?”邹远好奇。

“就算有钱,怕也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孙哲平叹了口气,“这次和我们一起演出的有几个还是北京不错的乐队呢。有底没有?”

张佳乐吸吸鼻子:“这有什么的,全北京最牛的主唱在你们队里。咱们敢认第一,谁敢认第二?”

“是咱们敢认第二,谁敢认第一,文盲。”孙哲平鄙视他。

“不过我感觉星誉在行内有人是真的,”张佳乐也忍不住八卦起来,“你看这场馆,哪里是有钱就租得到的,而且他们花起钱来的猛劲实在不像一个小公司啊,你看雷导。”

“咱们又不得罪他们,签约的事也没谱,倒还说不上什么行内有人没人,”邹远难得地发表了一回意见,“就是他们哪来这么多钱?”

然后抬头一看,三个人全都用“你猜呢”的眼神看着他。邹远有点脸红,问:“都是小演员送礼送的吗?可是我看他们也没有签约多少人啊。”

“送礼和签约可以不画等号。”于锋说。

“那咱们到底送不送?”张佳乐问。

……然后这件事他们争论到了晚上睡觉也没个结果。

 

 

 

第二天他们按时如约到了排练的剧场。和昨天不一样的是,剧场门口摆了许多立牌,还挂了横幅,他们四朵花的大照片被打印在最显眼的地方。

“……要吐了,”张佳乐靠在孙哲平身上做一副娇弱样子,“你脸可真大。”

孙哲平黑着脸把他拽下来。

于锋在旁边说:“照片放这么大也太夸张了,这么宣传不会有反效果吗?”

“反正摆都摆了,放得显眼一点说明咱们颜值最高呗,感觉公司还是挺捧的。”张佳乐倒没觉得怎样,哈哈一乐,“知道你照片拍得不好看,你就忍忍。”

“超人气小生乐队FLOWERS……”邹远眯着眼睛念了念横幅上的字,“咱们哪里超人气啊?”

“哎,宣传嘛。”于锋说,“听听就好,为了卖票才这么说的。”

“你们在外面干嘛呢?”恰逢雷导的助理出来了一趟,正好看见四个人站在门口不进去,“快点,马上就轮到你们上台走一遍了,赶紧去后台化妆。”

 

所以张佳乐穿成一副流浪歌手的样子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另外三个人都很无语。

“是不是有点脏啊,这衣服别有跳蚤吧。”于锋最爱干净。

“裤子破洞就算了,肚脐上还划一刀是什么意思,乞丐一样,哪里好看了?”这是直男乐手孙哲平。

“师兄要不你再去换一身别的……”邹远没好意思说别的。

张佳乐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好像是不太妥,正准备转身回去换掉,雷导就进了后台来,看见张佳乐的服装搭配眼前一亮:“对,就是这个感觉!谁给你搭的,太天才了!”

“我说雷导,”张佳乐扯着破烂的宽大T恤给他看,“咱这个衣服是不是有点太颓废了,我们乐队不走这个风格啊。”

“这个叫艺术,用服装抓住观众的眼球,你们搞摇滚的应该懂呀。”他手里拿着卷成一筒的演出流程比比划划,“这样你在唱歌的时候,舞台视觉会非常有张力,观众也爱把目光聚焦到你身上。虽说咱们这是第一次排练,但是也要严肃对待,你要习惯穿上这身衣服唱歌,唱出灵魂的空灵,唱出生命的颓废。”

“……那行吧。”张佳乐挠挠头。

见他挠头,雷导又想起来什么似的:“你这头发能不扎就别扎了,我们灯光会配合你的,要有凌乱的美感,凌乱,懂吗?”

张佳乐见拗不过他,只能点头答应了。

其实这种衣服张佳乐自己也有,但他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那种需要用穿着来显摆自己是一名摇滚歌手的年纪了,因此买回来也多半是压了箱底。他本身气质就偏忧郁青年类型,而且又瘦骨架又好,撑起这种衣服也算是人模狗样,很让人有疼爱的心思了。

孙哲平眼里就完全没有滤镜,对张佳乐这衣服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趁着离上台还有一会儿,他皱着眉毛把张佳乐露出小腹的那一截衣服扯来扯去,惹得张佳乐爆笑不止:“你怎么跟我妈一样。我妈就总说男孩子家露那么多干嘛又没人看。”

“我是你爹。”孙哲平很没好气,揪着两边给他扎起来了,这下看起来更像个流浪汉。好在张佳乐本人自带潮感,再说这衣服怎么祸害都是那个样子,因此他也没反对,只是嘴上无奈地怼了孙哲平两句:“你是不是很想穿这件衣服?屋里就你对它最关注,直接说吧,我让给你怎么样。”

“让个屁。”孙哲平现在只想骂人,“你这衣服太丑了,我有点受不了。”

“那待会儿上台的时候我要一直在你前面晃了。”

“滚。”孙哲平大手又给他后背来了一下,“外面在喊了,走吧,上台了。”



tbc

用对话带过剧情是很无能的表现 我知道

2017-08-03
 
评论(25)
热度(61)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