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你好,土豪

张佳乐直播间有个大土豪。

 

他退役之后没在联盟里谋营生,而是选择了直播这种接触游戏比较多的工作。虽说不如解说之流稳定,但胜在时间自由又挣得多,很适合他这种有点人气又想偷懒的老选手。恰逢荣耀这个赛季开了排位赛,无论是在役还是不在役的职业选手都纷纷来凑了波热闹。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这个土豪的。

其实直播间里在礼物榜上的那几个人他心里都有数,毕竟是大金主,还是不能怠慢的。可这位土豪很有个性,不像别人总要和主播一起玩,也不在弹幕里和他聊天打屁,拿了房管之后从来没说过话,粉丝群也不加,仿佛每天来直播间只为给他花钱。张佳乐开直播这么久,形形色色的粉丝也见了不少,却不知道这种不说话只花钱算是什么操作。

 

“兄弟双人五排一把吗,咱俩开小号,”张佳乐在qq上疯狂敲叶修,“我狂剑贼稳!”

现在正是赛季中期,在役选手们没时间来直播打排位,老选手里就叶修的综艺感比较强,直播效果很好,所以张佳乐现在很爱和他玩。

“你?狂剑?”叶修连发三个疑问的表情,“兄弟,人贵有自知之明。”

“靠,”张佳乐此刻没进游戏,聊天窗口摊在桌面上,完整地直播了两人的聊天过程。他忍着弹幕的嘲笑,“你懂个屁,我苦练狂剑很久了。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擂台场吗?”

“张佳乐,你都快三十了,你见过早上七点的早点摊吗?”

“你摆的吗?”

“滚,”叶修倒难得被他噎一次,“那我拿个弹药。”

“散人带我上分啊哥哥?”

“弹药带你上坟,一样的。”

 

虽说张佳乐并不像叶修一样全职业精通,但拿着一个自己也算很熟悉的职业打竞技场,也不会那么陌生。反正只是小号娱乐,又不冲分,张佳乐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开始几把低分段打得还算顺风顺水。即使张佳乐连键位都没改好,可还有叶修carry,所以赢得也算轻松。可碰到一把渡劫局,迷之跨分段排到韩文清带张新杰。

“……”张佳乐没敢开附近语音,只在小队语音里问叶修:“什么情况,新杰没退役啊,霸图这周没比赛咋的?”

“你咋还吓出东北味儿了呢,”叶修顺着他的口音往下接,“你看看,一个战队出来的退役选手,别人怎么就有奶。”

“那你他妈给我开个牧师过来啊?我求你开弹药了??”

“哎,你凶什么啊,”叶修慢条斯理地说,还抽空点了根烟,点开附近语音,“老韩啊,让一把,让一把,别断我跟张佳乐连胜。”

“?”韩文清打字。

[附近]大漠孤烟:?

[附近]大漠孤烟:你是?

 

张佳乐笑得手抖,游戏视角都颤个不停。但韩文清好歹是身经百战的一手职业,配上张新杰这个G cup大奶,在散排局里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了。张佳乐一个不慎压得太深,被留在对面回不来,按了小队语音就狂吼:“老叶救我一下救我一下救我一下救我一下救我一下救我一下救我一下——”

我方气功师刚刚找了个很好的点,拽了张新杰过来,叶修正踩他脸上疯狂输出,是准备一换一的节奏了。张佳乐这么喊很影响操作,叶修很敷衍地开麦:“在救在救在救死不了在救。”

叶修一个爆缩式把石不转向后退的步伐掀了回来:“在救别慌你死不了在救在救在救。”

叶修一个普攻把石不转偷读小治疗术的条给断掉了:“在救在救在救在救你别喊了行吗我在救呢马上就好。”

叶修对石不转用百花打法狂轰乱炸:“在救在救你坚持一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知道你难受你撑一下一下就好了。”

 

“……”张佳乐只是不熟悉狂剑操作,又不是瞎,虽然被对面围了起来狂殴,可也知道叶修这句“在救”有多敷衍。他打算放弃挣扎,已经双手离开键盘了,就转到另一个屏幕上看弹幕。他用两台显示器直播,一台开游戏,另一台开聊天框。他看过去的时候弹幕正疯狂刷“哈哈哈”,有一条长长的留言刚刚被顶上去,但职业选手的动态视力向来是普通人不能比的,张佳乐还是看清了那条弹幕。

 

ZP_SSS:开嗜血原地崩左2格11点十字前1格2点冲刺撞击

 

这位从不发言的土豪竟也冒泡了。张佳乐下意识照着他说的操作,居然真的从包围中撕出了一个口子。后方的牧师一看张佳乐能活着出来,也没有放弃治疗,一个澎湃的治愈术释放在他身上,瞬间把他的血线拉回到安全高度。

“可以啊,”叶修打着奶还不忘关照了一下张佳乐这边,“我就说死不了吧。”

张佳乐冲摄像头竖了个中指:“你们谁帮我截个图,私信给叶修。”

 

可也不知道是他手黑还是确实是菜,亦或是排到韩文清和张新杰那把用光了张佳乐所有运气,连续几把都输成狗。张佳乐一个十八手狂剑,虽说有超乎常人的意识和经验,但是玩弹药的习惯还在,动不动就把战线往后拉,一个狂剑差不多要跟牧师站到一起去。连续几把都是由于他自己没能压住对面血线结果己方被动地输了。

叶修气得烟都不点了:“你怎么这么菜啊?你退群吧。”

直播间弹幕的粉丝也开始跟着叶修起哄:“哈哈哈哈哈昔日大神张佳乐退出职业选手群所为哪般?”

张佳乐心态很好:“我为啥退群,大家不都是炎黄子孙吗?谁比谁高贵?”

“你不是本人吧,你太菜了,叫张佳乐出来跟我打,我心态崩了。”

他们散排来的五排队友这才听懂。那个牧师刚才还开麦喷了张佳乐半天,现在又端着一副小迷弟的样子:“我去!我还想呢声音怎么这么像,原来真的是张佳乐大神!!大神我爱你!”

“他不是张佳乐。”叶修半死不活地接话。

“我不是张佳乐。”张佳乐半死不活地接话,“张佳乐有这么菜吗。不存在的兄弟。”

 

张佳乐心如死灰地转头看了看弹幕:

“我,张佳乐,掉分。”

“主播你太菜了,你去看看张佳乐的直播,能学到很多东西。”

“找了很久才找到你的直播间,想说我喜欢你很多年了,我爱你,黄少天!”

“来三排么。”

 

“嗯?”张佳乐再三确认,发最后这条弹幕的还真是那位大土豪。明明以前从来不在他直播间冒泡,他再怎么感谢也没个回复,结果今天先是指点他逃出重围,再是来邀请他三排,怎么想怎么惊讶。不过这位土豪从前不显山不露水,今天乍一出手指点,倒还真有顶尖狂剑玩家的风范。张佳乐火速点名了他,像个小粉丝一样追着人要id,很是没面子。弹幕的粉丝都很是感慨,原来多充钱就能跟叶神和张佳乐一起打排位,钱果然是万能的。

直到张佳乐这边攒好了三排局,这位狂剑士土豪进了队,叶修才得空八卦一下:“这是?水友?”

“算是,”张佳乐想了一下,“我直播间一个房管。”

“你自己狂剑菜得一笔还带人家?”

“靠,你有完没完,叶修你有病吧?”张佳乐呛声回去,“你懂个屁,现在是人家过来带妹,我是妹,ok?”

“可以,为了躺着上分连性别也能放弃,这就是你们崇拜的大神。”叶修跟他直播间的粉丝狂黑张佳乐。

“毛病……”张佳乐显然已经对这种日常互黑习以为常,转头去问狂剑土豪,“你能开麦不?”

土豪高冷地打字:“麦克风坏了。”

“那行吧,我排了。”张佳乐也不疑有他,鼠标一抖就要排队。叶修赶紧制止:“你还玩狂剑啊?求你了,换回弹药吧,你是我哥,你是我爹。”

“这么多年交情了带带我小号怎么了?叶修你这么嫌弃我你自己不亏心吗?”

“没有,美滋滋的。”叶修一乐。

 

反抗归反抗,张佳乐还是依言换了个弹药小号来打竞技场,毕竟说真的,他用狂剑的时候游戏体验也很差,总有种有劲使不出来的感觉,要不是为了跟叶修较劲,他早就换回弹药打了。为了防止队里出现多个远程枪系,叶修也换了个牧师来,现在的三排配置稳得很。

和这个狂剑一起配合,总是感觉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很微妙的默契。明明土豪不能开麦,两人却几乎不需要交流似的,总是张佳乐一句“有没有技能往前压一下拉太远了”还卡在喉咙里,这个狂剑就心照不宣地把战线往前推,比和叶修打还舒服。也因此,张佳乐总是模模糊糊地找到一点感觉,想起当年他的某位队友。

不过也难说,现在的狂剑基础打法里,十个有八个都是当年孙哲平留下的雏形,加之张佳乐太久没有和这个职业配合过,一时出现错觉也说得通。不过若说这些都可以靠操作和意识来解释的话,那么后来发生的事就更加玄幻了。

 

张佳乐的百花打法磨练多年,进可攻退可守,他本人早也是荣耀adc中的一位中流砥柱,有着丰富的配合与被配合的经验。他心里知道就算这个土豪的身手再了得,也不太可能引导得起职业级的进攻,因此张佳乐原本是打算打得凶一点,让攻击节奏由自己控制,这样别人打得也会轻松许多。但没想到这位狂剑土豪竟是生生地把节奏从自己手中圆满地过度走,这实在是让张佳乐暗暗心惊。

控制别人的攻击节奏,其实并不是件很难的事,但问题在于张佳乐即使退役多年,对普通人来说也是神级水平,想要控制他的节奏,绝非易事,除非是像唐柔那样的手速疯子。然而这个狂剑却并不像是光凭手速一通乱打,而是有章法地钻着百花打法的空隙,可以说是对百花打法了如指掌了。张佳乐观察到这一点时,简直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这是于锋开小号来玩他。

 

有一局排到的队友都比较弱智,无脑冲对面阵形里被抓点带走,只剩张佳乐、叶修和狂剑土豪。但张佳乐和叶修是何许人物,即使只剩自己一个人也是能赢的。所以张佳乐没有丝毫压力地秀着对面操作,反倒是超水平发挥了。

“啧啧,你刚才那个定时式是真的骚,兄弟,什么时候放下的?我都没看见。”叶修毫不吝啬地吹了他一波,“MVP啊。大神之称名不虚传,失敬失敬。”

“别吹了兄弟,水军钱打你支付宝了注意查收一下。”

“我看了啊没钱啊,张大神你总这样说谎是没有信誉的好吗。你欺骗粉丝。”

“闭嘴。”张佳乐冷冷地凶了一句。

 

正在两人全然把现在的场面当作鱼塘局,随便划水的时候,叶修突然“卧槽”了一下。

张佳乐也懵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失常,为什么简单的技能特效都能看错。他直接停了操作,呆呆地站在原地,扭头看向弹幕有没有什么反应。

弹幕像是知道他内心在期盼着什么似的,一直在刷问号和哭脸。张佳乐的直播间不过十几万人,弹幕的密集程度就已经到达了看不清id的水平。连对面一直单方面挨打的玩家也忍不住开了附近语音:“我草,什么情况?”

不怪他们,连张佳乐自己也想发几个问号,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要是老玩家,没有一个人看到这种景象能够忍住不骂脏话,因为这曾经是许多荣耀玩家最初的憧憬和向往。

 

狂剑土豪的血影狂刀和张佳乐的爆炎弹撞在一起,突然打出了繁花血景。

 

张佳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播的了。他先是强退了游戏,又把直播软件也关掉了,自己一个人对着桌面坐了好久。

他是个恋旧的人。双鱼座也是个恋旧的星座。他现在用的桌面还是他八百年前的一张游戏截图。那时候荣耀的引擎技术还不算成熟,画质很烂,拍摄技术也很烂,截图里的两个人也没有现在那些花花绿绿的幻化外观,丑得要死,但张佳乐还是把它备份到云盘里,换在自己的每一个电脑桌面上。

也没必要去问叶修“你觉得像谁”。明明答案已经昭然若揭,是他自己总是遮遮掩掩不敢面对。

说到底,还是怂。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怂些什么,其实几年间并非毫无交流,时而也能像多年老友一样在偶遇时云淡风轻,可一想到孙哲平在他直播间里装粉丝装了这么久,他就觉得怂。怂死了。

QQ咳嗽了一声,把张佳乐从沉思中拽了出来。孙哲平不愧是行动派,知道刚刚暴露了身份,转眼就来加他QQ,也不顾及什么面子问题了。

“在干嘛?”他问,就像一个每天和张佳乐聊天的好友,而不是时隔多年,生疏地重新加了QQ的久别重逢和失而复得。

 

张佳乐突然如释重负,觉得周身都轻快了许多。

“在想你呗。”他回复。

 

 

 

 

end

2017-08-01
 
评论(164)
热度(1913)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