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最佳损友。15

01  14

 

 

 

孙哲平进来亮相的时候全场的记者都快疯了。本来今天的稿子已经写好了,结果有同行爆猛料只能把原稿推翻重写,笔记本开了没五分钟,张佳乐又挽着袖子一副要撕逼的样子作出回应,没办法只好再次推翻重写,可刚起头,孙哲平又脚踏着七彩祥云前来英雄救美了。

在这种信息时代,原来文字工作者也难做。

孙哲平会现身发布会是张佳乐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此前没有听孙哲平透露过半句消息,这个人就如同神迹一般地降临了。明明在机场送别的时候孙哲平还颇不舍地搂着他吻了又吻,转眼间,不过几天,重逢就来得这样快。他愣愣地望着孙哲平,怀疑自己看错了似的,狠狠地眨了几次眼。会场其实喧闹得很,但张佳乐的大脑一时间来不及分辨那许多,只觉沸腾的血液顿定,所有的神思都只牵萦着一个人,雄性骨子里的争勇好斗被瞬间抚去,挑起的心火被灌顶覆水浇熄。

恋爱脑。他心中不合时宜地跳出这样一个词。

 

孙哲平没搭理场中那些由他的突然出场引起的喧闹,很自然地走到张佳乐身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你来干嘛?”张佳乐一把按掉麦克风的开关,用气声质问孙哲平。好在这会场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再加上场内议论声一片,倒也能掩盖的住两人的低声谈话。

张佳乐从刚开始的闷头一棍引来的感动之后,慢慢地也不是滋味了起来。他知道孙哲平绝对没有想那么多,可心里的念头却也渐渐一分为二:一方面觉得孙哲平的突然出现很惊喜、很酷,甚至很“男友力”;另一方面却又认为自己一个人完全应付得了这种场面,就算是有人来泼脏水他也招架得住,更何况原定计划中没有这样的附加节目,孙哲平实在是没有必要来。

“嗯?看看你。”孙哲平答得心不在焉,他正拿着那份以防万一的发言稿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他也是当过战队队长的人,在加上近来在义斩开始转战幕后,对这些应付媒体的招数也是门儿清。

但严格来说他手上拿着的还是霸图的机密文件,此处也是霸图自己的会馆。尽管两人已经好得蜜里调油不分彼此,但好歹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不管霸图方面态度如何,张佳乐这个面子还是要给战队的。他半真半假地开始赶人:“看我归看我,这个节骨眼儿上你进来凑什么热闹?我这边完事了再去找你,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下,啊,乖。小胡?”他回头随便喊了个干杂活的小伙子,“你把孙先生带到我宿舍去吧,我等下就回去。”

姓胡的小助理看看张佳乐又看看孙哲平,一副拿不准主意的样子。旁边的公关部经理弯腰过来小声帮腔:“现在这个场面,如果两位大神一起参加发布会澄清这件事情,说的话也会更有分量一点。而且孙哲平大神向来是记者们最害怕的,有他在的话,也许那个造谣生事的会安分点。”

这一番话说得其实没头没脑,但确实也不无道理。反正状况已经这样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张佳乐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接受了。

孙哲平见张佳乐不反对,便拉过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喂,能听见吗。”

刚才还在互相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记者们片刻就恢复了安静。这群记者都是专门负责电竞娱乐新闻的,向来很有抓新闻重点的能力,此刻敏感地嗅出现场的氛围不同,知道孙哲平此来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一个一个抻长了脖子翘首以盼。

其它记者都盼着孙哲平搞出大事,而那位造谣生事的却临场不惧,任孙哲平的脸黑成锅底,也没见这位仁兄怎么失了底气,大无畏地站出来等着孙哲平的下一步发言。

“你的主张是什么样的,我刚才在门外也听了个七七八八。总结来说就是,一场比赛里我和张佳乐打得默契无比,所以你怀疑我们事先演练过,作秀比赛,对吧?”

记者仿佛也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只端着职业的笑容冲孙哲平点头。本是剑拔弩张的时候,他这笑没由来地叫人憎恶,张佳乐只看了一眼就嫌弃地撇过头去。

孙哲平翘起二郎腿,向后靠在椅背上,做了个典型的北京瘫:“你打过荣耀没?”

“这个当然,我……”

“竞技场胜率怎么样?积分多少了?国服第几?”

“……”记者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但还是扯着嘴角笑,“我的荣耀水平和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并不冲突吧?我只是一个将研究结果表达出来的人而已,并不是说所有的鉴定都是由我一人完成。倒是孙大神这样跳脚怕不是心里有鬼吧?我刚才放出的视频,明眼人都看得出。公道自在人心,只是不知道两位大神怎么辩解了、”

孙哲平“哈”了一声。“空口无凭,一张红嘴白牙就污蔑别人打假赛,”他一旦感觉被冒犯了,就会变得咄咄逼人,“还打算让别人自证清白,算盘是打得啪啪响。”

张佳乐怼人的时候不会像孙哲平那么个人风格强烈,虽说他是偏感性的性格,分析起问题来还是一套一套的。他趁着记者没回话,又趁热打铁地追加了一番:“比赛时双方个人赛选手都是战队队长随机安排的,即使我和孙哲平私下串通好要打默契赛,谁也不能保证比赛当天我们两个能不能排在一起。这样的作假有必要吗?如果这样我们还能成功,那就说明是霸图战队和义斩战队串通一气打假赛,可目的是什么?为了制造昔日双花的噱头?麻烦您下次造谣之前打打草稿好不好?”

“战队队长随机安排,不代表你们自己提前不知情。据我所知,队伍的战术部署都是提前进行的,像你们这样的水平,只要提前知道排到了一起,不需要练习很久就能打出一场很漂亮的假赛,我说的这些未必不可能。”

张佳乐是真无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个黑粉,被人抓住一点小事就开始借题发挥。他撑着头,根本不想说话,外地口音都出来了:“我图啥啊?”

“我一个打了快十年的职业选手,为了个人赛那一分打假赛,自己砸自己招牌?我是傻逼吗?”

“别说我和孙哲平关系好,我跟全联盟的老选手关系都好,我挨个去打假赛了吗?多少年前的比赛了,当时没想起来说我作假,我一宣布恋爱你们倒是全跳出来了。”

“你也不用跟我说别的,我看出来了,你不是真心想给我俩泼脏水,你就是想给我找点不痛快。”

眼见张佳乐就在爆发边缘,就差下场揍人了,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旁边人也全走过来示意张佳乐不要再说了。即便是对方有错在先,得罪记者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他们行业内部很多家报纸和网站都是互相通着气的,而且非常有集体荣誉感,张佳乐今天在直播的发布会上痛骂记者,是一定会见报的,到时候通稿不知道会怎么编排,如果脱离了媒体,舆论导向是他们这些俱乐部很难掌控的。

那记者当然也明白这个行内的道理,张佳乐是个快退役的老人,霸图未必会护得严严实实的,宣布出柜已经需要很大勇气了,正是需要媒体造势的时候,断不会选择真的和他计较到底。所以他有恃无恐:“你今天当然可以选择用你能想到的最脏的词来骂我,但是你也要想好,公众人物痛批记者是多大的罪名,除非你不想当这个职业选手,除非你不想退役后在联盟内谋一份差……”

 

“我不想。”孙哲平站起来,面上冷若冰霜。

由于那记者在开始说话之后往前走了一点,所以孙哲平在台上能不太费力地看到他的工牌:“记住你名字了。”

“你也记住,我孙哲平大不了不做职业选手,不在这个游戏圈混,”他罔顾场馆内的禁烟标识,点了根烟,“我饿不死。我不差打职业这点钱。”

“你行吗?”

他把张佳乐拽起来往门外走,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那记者一眼:“有种你就来搞我,”

“看看谁先死。”

 

 

tbc


16

评论(50)
热度(192)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