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09

01  08


“快快快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八点半了!”张佳乐在客厅偷吃孙哲平买的吐司面包,看了眼表,扯着嗓子往卧室的方向喊,“虽然说咱们几点到都可以但是早点去有诚意啊,赶紧起床了!”

张佳乐喊完又觉得哪里不对,自己像是《家有儿女》里的妈妈一样。他叼着一片吐司回屋把孙哲平从被窝里往外拽,面包渣掉了他满脸,还口齿不清地叫他:“你干嘛呢别睡了兄弟快起来——”

孙哲平本来还打着小呼噜,被他这么一扯,整个上半身都在床外面,烦躁地睁了一只眼睛看他:“你有病吧……”

张佳乐把手表亮给他看:“八点半了,兄弟,什么概念?你现在起床穿好衣服出门就九点,咱们没有车,倒二百趟地铁到公司就十一点了,咱们别耍大牌好吧?”

孙哲平深呼吸一口气,挣开张佳乐拖着他的手,坐起来搓了搓脸:“你去叫他们两个,我马上就好。”

张佳乐嘴里念念叨叨“真不知道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过去敲于锋邹远的门了。他们两个倒没有像孙哲平那样一觉睡到大天亮,邹远已经在洗澡了,于锋更是收拾整齐地靠坐在床上玩消消乐。

还没等张佳乐开腔,于锋倒是先开口了:“听见你刚才喊的了,我这边随时都可以走,小远应该也快洗完了。反正大老爷们的,收拾起来也快,五分钟就能出门。”

张佳乐把面包撕了一半给于锋:“你起这么早怎么没顺便吃个早饭?”

于锋倒也不嫌弃他叼过,顺手就塞进嘴里:“也没起很早,其实也刚收拾完。你几点起的?”

“六点多吧。”张佳乐想了一下,“本来就不爱睡觉,屋里暖气又热,醒过来一身汗,难受死了。”

于锋笑:“别人都嫌暖气凉,就你一个人暖气热还不知足。”

“我每天早上起来看孙哲平在我旁边睡觉都很不平衡,凭什么他可以睡得像头猪,”张佳乐在背后说人坏话也依然很大声,“喊也喊不醒,起来了还要花半小时伺候他那头发,天天抹发胶也不怕秃顶。”

于锋直接笑出声,往张佳乐背后看了眼:“你能不能小点声,你不怕挨揍吗。”

“他现在肯定慢悠悠洗脸呢,听不着的。”

“你说我睡得像什么?”原本应该在洗漱的孙哲平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张佳乐身后。

“……”

“不是……我是说,呃。”张佳乐转过身来僵硬地给孙哲平比了个心,“我说你是个小猪猪……?”

孙哲平给了他后背一巴掌:“就你屁话多。”

 

果然不出张佳乐所料地,几人出门时就已经九点出头了,好在此番外出不需要带着他们笨重的乐器,因此一路也算顺利,暂且按下不表。那星誉公司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在一片写字楼区里租了小小的一层,难找得很。张佳乐举着手机导航,领着这一群人出了电梯,左顾右盼,终于看到了“星誉娱乐有限公司”的牌子。

这个星誉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破烂,起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厅前台的装修对于一个小公司来说已是奢华得极不相称,但又实在是让四人眼前一亮。从脚下反光的瓷砖到墙上的北欧风格的壁纸,到一尘不染的玻璃吊灯,到前台妹子精心保养的指甲,无一处不透着精致感。

张佳乐揣着他那颗怦怦乱跳的心,走上前去:“你好,我们是之前受邀过来面试的,我是张佳乐,跟你们经理有联系过的。”

对方显然对他们有印象:“噢噢,开直播的那个乐队是吧,我知道。经理正在办公室里呢,你们可以直接进去,但是因为快要到午饭时间了所以可能留给你们的时间不会很长。”

“谢谢了。”于锋拿笔做了下入访者登记,四个人进了经理办公室。

“哎,我正念叨着你们什么时候会来呢!”这个自称姓张,和张佳乐是本家的经理看起来三十多岁,头发梳得油光水滑,还穿一身黑色燕尾服,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早年外国喜剧的幽默感。他甫一见面就表现的十分热情,和四人分别握了手:“幸会幸会,我还以为您们这尊大佛看不上我这间小庙呢。”

果然是有点介意来晚了这件事。张佳乐这么想着,刚想辩解两句,孙哲平就已经抢先开口:“哪儿的话。您也知道,我们就是一个靠直播吃饭的小乐队,准备在您这儿讨个生活,也不敢怠慢了。今天来晚了主要是因为我们租的房子太偏了,起了个大早赶过来还是晚了,您别见怪。”

于锋很有眼力见地上前给经理点烟:“张总,您看这也到饭点儿了,不如我们兄弟几个请您吃顿饭,咱边吃边说?”

张佳乐突然就被挤在后面,还有点感慨。他此前没有和队友们一起面对过这样不得不放下身段讨好人的场面,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过他们这么低声下气的样子。娱乐行业的竞争就是弱肉强食,实力固然重要,却也要找人保驾护航。因此一向傲气的孙哲平和于锋这样变通,却教张佳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这张总自然被几人哄得心花怒放,被一群人簇拥着,觉得这几个小伙子是上道的:“哎,吃饭倒不着急,咱们在这说正事吧,这个环境也方便点。你们先坐,我们就随便说点,别太拘束啊。”

几人从善如流地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下了,邹远傻愣愣地想坐在主位,还被于锋拉了一把。经理叫秘书倒了水进来,这才好好坐下谈起正经事。

“其实咱星誉还是个小公司,能拿到的资源确实不多,这个是事实,我得丑话说在前头。”经理一开腔就给他们做心理工作,“但是呢,因为我们是小公司,所以签的艺人也没那么多,我们有的资源,可以拿出很多来包装你们,所以相对来说艺人的待遇不会比那些大公司差太多,这个可以理解吧?”

这种情况当然也在四朵花的意料之中。他们也不是什么初出江湖的新手菜鸟了,自然懂得其中的利害。因此孙哲平点点头,作为队长代表乐队发言:“这是当然的,我们来也是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的。那您给我们讲讲音乐节的事?毕竟通过了音乐节的考验才能和公司正式签约,我们也挺着急,哈哈。”

经理很满意地看了他一眼,像是欣赏这样会自己找饭吃的艺人:“音乐节嘛,说简单也简单,不过就是上台表个演,和你们平时做的也没有太大区别;但说难也难,因为和你们一同演出的还有其他各种歌手或者乐队,如果做不到抓住观众眼球,别人就记不住你,空有一次能写在简历上的演出经历是最没用的,知名度和辨识度是一个乐队最需要的东西。”

于锋掐着经理一段话的间隙,适时地点头:“受教了。”

对这样年龄不上不下、职位不上不下的男人,想要避免骚扰和多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无脑赞同他。虽然这经理说的话也确实在点上,没有看他们年轻就顺口胡诌来糊弄他们的意思。

“唉,张哥心里觉得和你们投缘,所以说两句体己话。”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不知道和多少艺人说过的体己,“这个音乐节啊,其实就是考察一下你们的live水平,真正哪些队是有实力的,哪些队是可以签约的,公司心里都还是有数的。知道吧?当然了,你们这样的乐队有实力又有颜值,即便是一开始没有把你们放进范围内,如果演出效果特别好,公司还是会考虑你们的。”

张佳乐问:“那张总,咱们这次音乐节,到底有多少个队伍参加,又准备签约几个啊?”

经理倒是很豪迈,不过这种事确实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十八个单位,每个乐队或者歌手大概会返场一到两次,所以音乐节要开一下午的。最后决定签约的也就两个。”

“两个?”几人都有点惊讶。原本也没有痴心妄想签约率会很高,但没想到淘汰的队有这么多,几乎是十里挑一了。张佳乐心里的焦灼感瞬间烧了起来,恨不得现在飞回去练习,好在演出时拔一个头筹。

“这个是我们举办的音乐节对选手方面的宣发,上面有各种场地和设备之类的细节,你们先看一下,下午我带你们去见负责彩排训练的人。”这个张总叽里咕噜地说完这一大串,就急匆匆地出去接电话了,臃肿的身材塞在燕尾服里的背影真的很像一只企鹅。

房里唯一的压力源走了,几个小伙子像是没了束缚似的,各自伸伸懒腰,又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几页薄薄的A4纸上。

 

它封面上打着“星誉第一届音乐节场地及人员细节策划案”,很土的黑体,还用的72号字,非常没有审美。

却很神圣。



tbc


连我自己都忘记前面剧情了,罪该万死。


10

2017-07-27
 
评论(10)
热度(44)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