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一次不太愉快的厨房经历

 @迷津 的点文,“两人都不会做饭,一起摩拳擦掌下厨然后把厨房炸了!”

队友睡太早没人陪我玩游戏,很难受,顺手写个点文。

----------------------------------





“哎你说,如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美的公司的老板造了多少层了?”

四十度的高温天气下,张佳乐把空调调到十八度,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慢悠悠地问孙哲平。

孙哲平背对着他,靠着床边坐在地上玩PSP,漫不经心地回答:“别的不知道,起码有你的七层。”

“嘁。”张佳乐的手机响了一声,他顺手拿过来看了一眼,愣了两秒,“……咱俩晚上吃啥?”

孙哲平倒没看见他这片刻的不对劲:“都行,听你的。”

“咱自己烤蛋糕吧!”张佳乐兴致满满地提议,“装修时候买的烤箱到现在还没用过呢。”

“你认真的吗……”孙哲平终于舍得放下PSP看他一眼,“烤蛋糕?”

 

不怪孙哲平不相信,其实是因为两人都是糙老爷们,张佳乐会用电饭锅焖大米饭就已经算是厨艺满点,孙哲平撑死比他多会做一个西红柿炒鸡蛋,这已经是顶配了。因此两个人同居以来多是吃保姆阿姨做的饭,再不济就是吃外卖,几乎没自己下过厨。

但在张佳乐的一再坚持下,孙哲平还是起身去厨房陪他胡闹了。家里的食材倒是齐全,全是刚搬家的时候张佳乐心血来潮买回来的,之后就堆在柜子里再也没见过天日。这下张佳乐把他的宝贝们铺了满桌,正拿着平板一本正经地查着烤蛋糕的方法。

孙哲平从后面凑过去环着他肩膀:“你先去洗手,我来弄这些。”

“电动打蛋器……电动……”张佳乐手里划拉着平板,目光在桌上他那一摊宝贝里绕来绕去,嘴里念念叨叨,根本没听见孙哲平在说什么。

孙哲平把桌上的打蛋器拿到他眼前晃一晃:“你真的确定你能把这个蛋糕做出来吗宝宝?”

张佳乐一把夺下来,嘴硬道:“我刚才没看见,不是不认识。”

孙哲平就着这个从后面环住张佳乐的姿势往他手里的平板上看了两眼:“只打发蛋清?那怎么把蛋黄蛋清分开啊。”

天地良心,这两个男人真的和“家庭妇”三个字沾不上边,完全不知道有蛋黄蛋清分离器的存在。张佳乐上下研究了两遍:“可能是用筷子夹吧?”

“筷子?”孙哲平半信半疑,“你确定吗,筷子不是用来打散蛋黄的吗,那玩意儿夹得起来?”

“哎呀,不管了,反正这点小事应该也影响不了蛋糕的口感吧,随便弄弄,差不多就得了呗。”张佳乐把孙哲平挤到一边去,从冰箱里拿了鸡蛋,还真煞有介事地把鸡蛋打在碗里,用筷子往外挑蛋黄。

好在家里的鸡蛋都是保姆阿姨定期更换的,还算新鲜,蛋黄不至于一碰就散,因此还真被张佳乐弄了大部分出来。但说归说,碗里剩余的蛋清已经被搅得浑浊一片,卖相极不好看。

孙哲平趁着张佳乐在旁边做他那能出细活的慢功夫的时候,不知道从哪掏出了厨房秤,正一板一眼地给食材称重。但如果是完全遵照攻略称重还好,偏偏他还喜欢自由发挥,称到糖的时候想着张佳乐爱吃甜食就多放了几十克,称到牛奶,嫌太腻又少放了半袋。最后的成品混合物当然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可如果这时有个行内人看一眼,一定会骂孙哲平浪费粮食的。

张佳乐挑了足足有快十分钟,终于完成了他分离蛋黄蛋清的伟大计划。他朝孙哲平的方向打了个响指,后者心领神会地递上打蛋器。张佳乐一手叉腰,一手拎着打蛋器,非常不可一世地睥睨着大碗里的蛋清,对孙哲平发号施令:“帮我看看把蛋清打发到什么程度?”

孙哲平看看自己沾满面粉的手又看看平板,选择用胳膊肘解锁。他就这点老干部毛病,对电子产品有着非同一般的热爱和保护,张佳乐手指甲长一点玩他的PSP他都心疼。“打到倒不出来?”

“……”张佳乐没听懂这个有点太过画面化的形容,但他也没问,因为他估计孙哲平也不知道。于是他就完全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把鸡蛋清打成糊糊状,觉得这种冰淇淋的质地很像是能做蛋糕的样子,还美滋滋地拍了过程照。

直到现在为止两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步骤没有出现问题,实在是把烤蛋糕这件事想得很简单。张佳乐看攻略上说接下来可以把这些东西混合起来,他就自告奋勇地申请做搅拌工作。事实证明他又低估了这些事情的难度,张佳乐手都举酸了,也没见黄白两种颜色混合到一起,所以他把这苦差事丢给孙哲平,自己跑去玩烤箱了。

“哎你说,为什么要预热烤箱啊?直接放进去烤不就行了吗,又不会炸,顶多时间多点呗。”张佳乐调好烤箱的温度,随口问了一句。孙哲平为了防止继续暴露自己的无知,没接他话:“你看这样行吗?我觉得我拌得挺匀的了。”

张佳乐装作很专业的样子过去看了一眼。“可以了可以了,”他敷衍道,“我来装模,等预热完就能烤了。”

张佳乐端起那一大碗黄黄白白的糊状物,步履蹒跚地向着烤箱走。可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装修时非要在厨房里装瓷砖,张佳乐没穿拖鞋,地上又有太多蛋清和面粉之类的脏东西,他脚下一滑,身子歪了一下,人是没摔,手里的大碗倒“啪嚓”一声掉了。

张佳乐看着他和孙哲平忙活了快一个小时的成果就这么流淌在地上,还溅得墙上裤子上哪都是,整个人愣愣的,差点没哭出来。孙哲平倒是反应快,一把把张佳乐拉到自己身后去,弯下身子看他的脚:“我看看,扎着你没有?你离远点别踩上了,我来扫。”

张佳乐“喔”了一声,绕了半里地的路去厕所把自己身上的面糊洗干净了,又套了条干净裤子,跑回去倚着墙当甩手掌柜看孙哲平忙里忙外地清理他打碎的那些白色炸弹。碎瓷片倒是最好打扫的,难的是半干的面糊,飞得哪都是,用抹布一擦就是一片白。

孙哲平百忙之中抬头看了张佳乐一眼:“怎么还没穿鞋?等扎脚了才知道疼?”

张佳乐说,“蛋糕没了。”

“多大点事。”孙哲平依旧是他那无所谓天高地厚的语气,“再做不就得了?咱家也不差那两斤面粉。”

“那你先收拾着啊,”张佳乐很是得逞的样子,“我把前面的工序重新做一遍,让你吃我独立完成的爱心蛋糕怎么样。”

“……不想擦地你可以直说。”孙哲平也被他噎了一下。

 

又到了一天一度的保姆阿姨例行过来做饭的时间,她进门的第一眼就看到孙哲平家又大又宽敞的开放式厨房已经变了个样子,满地都是白惨惨黏糊糊的东西,桌面上乱成一团,没打干净的蛋壳放在桌上淌了一片,面粉和糖混在一起难舍难分,孙哲平和张佳乐,脸上又油又花,对着桌面正中央的一个棕褐色的圆形蛋糕,满脸严肃地发着呆。

谢天谢地,保姆阿姨居然还能看出这是个蛋糕。

“……有那么点子难吃,对吧?”张佳乐开口,“为什么蛋糕会分层?”

“为什么蛋糕会烤焦?”孙哲平问。

“为什么中间还没烤熟?”张佳乐问。

“……”孙哲平认命地转头,“阿姨,晚上吃什么?”

 

 

最后他们还是把那个失败品扔掉了,这件事还坚定了张佳乐的“此生不进厨房”的信念。他晚上和孙哲平躺在床上夜聊的时候还热切地讨论了“究竟为什么会做得那么失败”,但两个人都丝毫没有检讨自己的意思,纷纷互相攻击对方的厨艺技能没点满。

“孙哲平!”张佳乐突然叫停。

“嗯?”

“我要发一条微博了,你不许偷看。”

“可以。”

张佳乐点亮手机自己悄悄地按了半天,然后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拉了被子蒙住头:“好了你看吧,我睡了晚安!”

孙哲平不知道他在搞些什么飞机,但还是听话地点开了特别关注,张佳乐刚刚更新了一条原创微博。

 

 

Jarate张佳乐 V

               刚刚   来自人狠话不多你乐哥的iPhone 7

 

试了下自己做蛋糕,卖相如下图。别看它外表不太好看,但其实……一点也不好吃……[流泪][流泪][流泪]

 七周年快乐。没有七年之痒,依然爱你。永远爱你。@224孙哲平

[图片]




end

2017-07-23
 
评论(34)
热度(253)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