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一位米线店老板的回忆性自述

 @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的点文,第五赛季分手梗,其实写完我才感觉有点跑题(。)将就着看吧!蟹蟹你一直以来的支持!

灵感源自微博关于深夜食堂话题的一条评论。图放在最后。


——————————————————————






我以前是个开饭店的。说好听点是如此,但如果往实话里说的话,也就是个小吃部的厨师,每天卖卖米线。昆明这个地方,说好不好,说差倒也不差,起码在这个人人都有生活压力的当代社会,在这个城市能够忙里偷闲地感受一点闲散生活的乐趣。

 

我的店开在百花俱乐部隔壁。或者说,他们开在我隔壁。早年间荣耀职业联盟没怎么发展,所以连带着俱乐部也默默无闻着,根本带不动周边地区的房价,这让我好是恼火了一阵子。

身处于这样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说没受点影响是不太可能的。托我这饭店的福,我关注职业联赛比其他的普通人要早一点。那个时候联盟也是最纯粹的联盟,没有商业化,职业选手们都不忘初心,没有后期那些华丽的技巧,却打着最好看也最干净的比赛。

 

那两年百花的正副队长总来我这吃米线当夜宵。

我那时候真的只是百花的路人粉。我喜欢的是叶秋,哦,现在该叫叶修了。他多帅啊,蝉联三冠,即使从不露面,也都是我们心中的那根顶梁柱。作为一个昆明人,我一点都不觉得为杭州的嘉世摇旗呐喊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毕竟圈粉这种事大家各凭本事,用地域来道德绑架就太low了。

所以我对孙哲平和张佳乐每天来我店里吃喝这件事并不是很激动。他们可能以为我不是荣耀粉没认出他们,所以在我店里相处时也自然得很,全不作伪。

 

百花队长孙哲平是个挺不拘小节的人,像水浒传里的英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那种豪气冲天,感觉活得不像个现代人。而副队长张佳乐看起来就好像没那么沉稳似的,长得倒是真的好看,说是个模特明星我都信。两个人私下里的性格和他们在媒体上表现出来的相差无几,这也是我对他们有好感的原因之一。

双花二人每次来都卡在十一点三十七分,分秒不差,想必是在俱乐部里的加训只能到十一点半结束,再悠闲地走过来,点上一份夜宵,进入每天最幸福的睡前时间。

孙哲平从来都只要鸡丝米线,而张佳乐每天的菜单都随意更换,在我店里吃了几年时间,几乎把我的老底都吃透了。做厨师最讨厌这种没有“老样子”的熟客,谁知道哪道菜会突然不合他们的口味,然后客人就此流失,我冤枉不冤枉。

说熟客好像也不对,店里就我一个人在忙前忙后,他们天天来,不熟也看熟了。深夜的饭馆里没什么人,偶尔攀谈一两句,然后下次就会互相以“哥”相称。如果是同阶层的人可能还会寒暄客套几句,发棵烟,这人情就算交下了。可我和这两位职业选手的身份差距又岂止是鸿沟,人家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俩人加起来都够买个我这饭馆了。所以,我们算不上熟人,每天他们进门的时候我一点头说“来了”,然后他们一点头说“刘哥”,这就算我们全部交流了。

 

可能大家不知道,做饭店最好玩的一件事就是听墙角。每天都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如果遇上个格外会吹的,那更爽了,简直身临其境地经历一遍他的人生。

有纹着大花臂的几个兄弟一起来喝酒聊高中没追到的校花的,也有小姑娘自己一个人来边吃边哭边发微信语音痛骂对面渣男的,还有农民工来只叫一碗最便宜的米线然后打电话叫儿子在家里好好学习的。

开了个饭馆,感觉身处一个江湖。

 

在我见过这么多人之后,仍然觉得双花二人是很特别的。

我是个做饭的大老粗,也不会用语言来形容那到底是怎样的特别。只是按我看人的经验来说,这两个人比起他们的同龄人来说,都毫不逊色,甚至光彩四溢。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是心浮气躁,着急证明自己、着急寻找出路的年纪。可他们周身总带着不该属于他们的沉稳和坚定,连每天晚上固定的一顿夜宵中的说说笑笑,都带着一股子默契十足岁月静好。

 

“莫楚辰今天状态不好。”有时候他们的对话会这样展开。

一个人提了话头,另一个人一定会接下去:“他站位太有问题了,他掌控节奏本来就是硬伤,我根本没想让他能几天之内学会把蓝控好,可今天对面牧师站那么靠后,他居然都还在神圣之火距离里,那对面随便一个谁都摸得到他,这种情况打换奶还能险胜是我们运气好。气死我了。”

然后就开始说些我听懂听不懂的话,什么“走位意识和憋技能”、“团队协作”、“换奶难道不是互推水晶”、“强控场爆缩式在光影方面的作用”。两人就像是在饭桌上下盲棋,用嘴描述了一整个团队赛,用想象力补充了无数个可能出现的分支选择,再用经验解决了自己刚刚提出的大部分问题。

空口复盘,我就服百花正副队长。

 

“经理说让咱们两个多去网游里找找苗子,咱们的青训营也该建起来了。”有时候他们的对话会这样展开。

“这事不应该公会会长去办吗?”孙哲平往往不爱动。

“你能不能有点身居高位的自觉,你可是领导哎。”

“领导个屁,谁服我管了?你服吗?”

“外界都传百花队长和霸图队长一样凶。”

“霸图没有百花这么好的副队长。”

然后百花最好的副队长就会装作并不在意地笑一下,等低头了之后再偷偷不好意思,这些我都看到了,我还有录像的。

 

“对不起。”有时候他们的对话会这样展开。

百花队员向来严于律己,背锅背得又快又好。两个人偶尔吵了架过来,也都是默契十足地不和对方说话,但还别别扭扭地坐在同一桌吃饭,活像闹了不愉快又谁也不想低头的小夫妻。

每当这时我都会比较有眼力价地帮忙缓和一下气氛,基本聊了没两句两人就又和好了,跟小学生之间的吵架没什么区别。说起比较严重的几次,也不过就是谁在训练的时候把谁的水打翻到键盘上,谁的技能没掌握好距离挡了谁的视线,谁晚上没吃饭闹了胃病还强撑着训练。

就这点破事,天天吵架,年轻人都这么不嫌麻烦吗。

 

我是真的喜欢这两个小伙子,也愿意为了他们俩劳碌一天之后的这顿饱餐而延迟我的打烊时间。可不知道为什么到后来他们越来越少来吃饭,有时候我守着店子等到一点来钟,隔壁的百花俱乐部早看不见一点亮光,也不见他们出来了。

我当时想,一定是吃腻了吧。毕竟我店里这些吃食都是云南人民的老几样,在街上随便抓个人都会做,人也不一定非要到我这来吃。那个时候我已经很少关注荣耀了,因为嘉世变得乌烟瘴气,叶秋也不再是我心中那个叶秋,慢慢地对这个游戏有点失望,所以后来基本停了每天延迟打烊等孙哲平和张佳乐来的习惯。

真的是两个非常夺目的小伙子。我还挺舍不得的。

 

 

那天真的是巧合了。下着大雨,我跟老婆吵了架,晚上不想回家,打算干脆在店里住一宿。正准备拉下卷帘门呢,孙哲平淋着雨来了,眼睛通红,好像刚打过架。

他见了我依然点点头喊一句“刘哥”。我说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他呢?

孙哲平可能是没想到我突然会问这么多,他愣了愣神说不知道。

他照例坐在他经常坐的位置上,仿佛全身湿透的那个狼狈鬼不是他一样,眨着眼睛好像感觉不到头发上一直往下淌的水,跟我说刘哥来碗鸡丝的不要葱多加香菜。

我很想拉开他对面的那把椅子坐下来好好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转念一想,他们一直以为我不玩荣耀,可能孙哲平只想找最后一片没人认识他的净土躲避一下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我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给他添堵。

所以我什么也没问,我说,好嘞,马上。

在后厨忙的时候我一直担心他会不会就这么走了,我要不要出去拿把伞给他。老婆打来二百个电话,我装作没听见,做好米线就端出去给孙哲平,然后我坐在前台,尽管一抬眼皮就能看到他的位置,还要端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假装雕像。

 

他真的没什么胃口。

孙哲平几乎没动筷子,只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发什么呆。要说起来他这手机不知道什么牌子的,防水性能这么好,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手机还能用。我离得有点远,看不清他屏幕上具体的画面,只能看出他不停地调出通讯录界面又不停返回主屏幕,乐此不疲地进行反复的纠结。如果不是我知道他今天状态奇差无比,我都要以为他只是闲着无聊解闷了。

他右手放下手机,拿起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吸溜米线。我还是比较有恻隐之心的,送了壶温水过去,还体贴地帮他倒在杯子里。他道了声谢,伸了左手去接杯子,结果他的手突然开始发颤,一整杯水全倾在他自己衣服上,杯子也摔碎了。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要站起来大叫然后砸掉我店里所有东西的时候,他轻声和我道歉,解释说他的手受了些伤,现在拿不了东西,他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他的手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我不能表达出一丝丝我知道内幕的同情,因为这时候他最需要的一定不是同情。

 

他可能需要张佳乐,他快哭了。

 

 

孙哲平又坐了一会儿之后开始难耐地四处踱步。他捧着个手机像是捧着他的心上人,不停点开通讯录再关上。直到他离开店里,这个电话也迟迟没有打出去。我不知道他想给谁打电话,可能是张佳乐,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人。我并不知情,也无意揣测。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知不知道,孙哲平在这样一个雨夜,费尽千辛万苦找了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犹豫许久,满身狼藉,曾这样狼狈地想念他。

 

 

 

 

第二天我关注了下荣耀新闻,头条是“‘我要离开了’——百花战队队长孙哲平手伤退役!”

 

 

 

我确实一直是叶秋粉,现在是叶修粉,同时也是百花的路人粉。

能吸纳孙哲平和张佳乐这样两位出色的小伙子的战队,会差劲到哪里去呢?

我开饭馆挣了点小钱,能支付得起去杭州观看一次兴欣比赛的费用了。叶修的风格十年来如一日,总是那么猥琐简单又高效,让人不服不行,真的是一位非常可靠的队长。

其实在联盟刚刚建立的那阵子,我因为太过狂热于叶秋和嘉世,反而忽略了我的可爱邻居,百花的表现。

百花真的是一支强队啊。几进总决赛,又几次无缘于总冠军,总让人有调侃他们运气的把柄。在第七赛季百花队长张佳乐引咎退役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这老邻居也已经很老了,上网搜了搜百花早年的一些视频,看得我这个秃头又八卦的中年男人都忍不住流眼泪。

 

一场团队赛里,因为百花方的牧师走位失误中了对面牧师的神圣之火,被对面抓住机会连打一套,百花方见无缘抢救牧师只能狂攻换奶,最后以百分之十的差距领先发生击杀,最后靠着这百分之十的差距稳扎稳打,顺利夺得5分团队分。

 

连正副队长的复盘我都历历在目。

 

“莫楚辰今天状态不好。”

 

他们是这么说的。

 

 

这群人真的是很会玩游戏。

有纯粹的热爱,进行着热烈又激情的竞技,还有着谦让、互助、包容的精神。

 

 

 

 

 

比赛打得很好,很棒,很干净。

 

 

像当时两个少年男人的爱情。





end








2017-06-18
 
评论(34)
热度(267)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