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07

01 06




对面自称星誉公司经理的男人听声音就有一种油头粉面的圆滑感,接了张佳乐的电话之后态度很是热情,对他们的乐队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张佳乐开的是免提,当经理滔滔不绝,说到“你们这几个小伙子我看都很好,尤其是那个鼓手,有种粗犷狂野的气息”的时候,饶是厚脸皮如孙哲平也听不下去了,虚虚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一下。张佳乐差点笑出声,连忙打断他:“哎,经理经理,咱们说正事。”

对面这才如梦方醒,传来了拍脑门儿的声音:“看我这记性,咱们说正事啊。是这样的,公司这边刚刚起步,因为你们这个实力我们最近都有在直播间跟进,所以小样就不用给了哈,只是最近我们正在筹备一个比较大型的音乐节,想邀请你们参加,如果公司方面觉得你们表现不错的话我们就可以直接签约。”

“直接签约”这四个字吸引力太大,张佳乐抬头看了三人一眼。

大家反应各异。邹远听到这话激动得不行,拽着于锋的袖子摇了两下;于锋无意识地反手拉了邹远的手腕,看着张佳乐点头;而孙哲平直接没表态,拍拍张佳乐的肩膀,让他“开始你的表演”。张佳乐得到了队友的同意,这才开口:“请问这个音乐节的相关注意事项都有哪些呢,要不您把文件发给我们?”

“啊,是这样,音乐节是两周以后开,这段时间你们得来公司排练了。具体细节我们见面谈怎么样,约个时间?”经理很热情。

张佳乐满口答应:“那您把公司地址发给我,明天我和我队友直接过去了,您看可以吗?”

“好,”经理打包票说,“明天是周日,后天过来吧,几点都行,到时候会有专人跟你们讲这音乐节的事宜的,不用担心。”

“不过,你们乐队的人有硬照吗?”他又补充,“就是在影楼里拍的那种,公司需要这种照片,没有的话明天赶紧去拍一套出来,后天一起带过来。”

张佳乐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答应了。

 

“硬照什么情况?要给我们做宣传?”孙哲平问。

张佳乐瘪着嘴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可能是音乐节的海报之类的要用吧,他们做这些事很打提前量的。”邹远抢答。他确实在与大型活动的官方打交道这方面比在座的另外三人要得天独厚得多,毕竟贝斯手,稀缺又抢手,也经常能搭个顺风车上个表演。

于锋从冰箱里拿出冰淇淋端着让了一圈也没人想吃,他叼着勺子坐下:“我觉得我就不用重新拍了吧,我电脑里一堆帅照。”

“但是咱们四个得保证风格统一吧,谁知道他们要拿来干什么用。如果真是要做宣传海报,就你一个人画风不一样,那多尴尬啊。”张佳乐说。

孙哲平已经打开美团寻找附近的影楼了。说来比较奇怪,他明明不是四人里年龄最大的,更不是经济条件最富裕的,却有着浑然天成的领导气息,以及超乎寻常的决断力,队里大事小情都由他经手,还经常被打趣着叫“孙队”。他挑了几个离家比较近的店,问:“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去拍照?先商量好,我好约时间段。”

结果没人理他。另外三人在旁边讨论晚饭吃一顿“庆功宴”讨论得热火朝天,张佳乐说老早就盯上附近的一条夜市街正好刚发了直播工资有钱请大家搓一顿,于锋说大冬天的哪有夜市给你吃再说夜市的东西不太干净还是自己在家做比较好,张佳乐又说你们富贵人家的孩子就是事儿逼,于锋说我为大家身体考虑你这人怎么说话的,邹远说大鱼你别跟师兄生气他不是那个意思……

孙哲平“咣”一声摔了放在茶几上的无线鼠标,三人顿时噤声。

“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去拍照?”孙哲平好声好气地问。

“下午吧,下午。”张佳乐很识时务。

“对,早上可能起不来。”于锋瞬间和张佳乐站在统一战线。

“如果今天晚上喝酒的话还是约晚点吧?”邹远说得比较客气。

孙哲平低头在手机上点来点去:“你们刚才说晚上吃什么?”

“夜市。”

“还是自己做点家常菜吧。”

“……我听孙哥的。”

“我听小远的,今天你说去哪就去哪。”孙哲平的话比较出人意料,“邹远你想去哪吃?心里想什么就说,别总让人带着跑。”

邹远很明显不适应别人这样在乎自己的意见,有点局促:“啊?……我无所谓的,还是听你们的吧,我在哪里吃都一样。”

孙哲平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其实想也知道,邹远和张佳乐关系这么好,年龄家境又相近,自然爱好也比较统一,所以孙哲平就替他做了这个主:“这样吧,今天跟着张佳乐去,顺着他一回,毕竟他请客。多吃点就赚回来了。”

张佳乐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拧了他一把。

 

季节原因,夜市上的人没有张佳乐想象的多,谁大冷天的在路边摊吃烧烤呢,又不是有病。几人就挑了稍微干净人又少的一家小烧烤店就座。

于锋满身的不适应张佳乐是看在眼里的。他有点后悔自己这个决定,不过内心又有点小自私地觉得于锋真的是富家子弟毛病,既然都一穷二白出来单干了应该吃得苦中苦的。对比来说孙哲平就自在很多,像是经常去烧烤摊撸串儿吹逼的社会人儿。张佳乐平时对他俩的家庭有所耳闻,知道孙哲平也是个富二代,只是不知这一身的痞气都是从哪学来的。

“老板,五十个羊肉串,二十个骨肉相连,二十个排骨串,两盘韭菜两盘豆角,再来一打燕啤。”张佳乐一出手像个地道北京人,“你们有别的想吃的就点啊,别跟我客气。”

于锋正挨个擦着老板刚送上来的餐具,听了这话噗嗤一笑:“老孙真没说错。”

“啊?他说我什么了?”张佳乐一头雾水。

孙哲平拿筷子捅开餐具的塑料包装:“说你来北京别的没学会,就学会假大方了。”

“哟,你这是骂我还是讽刺北京人呢?”张佳乐居然没生气。

“哪有啊,明明就是真大方。”邹远出声替他辩驳,“大鱼你蹭了师兄多少吃喝了,你还好意思说他。”

于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和邹远斗嘴,当即就举起双手投降了。

店里虽然客人少,可效率也低,半天上不来一个串。不过上啤酒倒是真利索,没两分钟就被拎着过来了,看样子是一直存放在室外的,拿进来之后瓶子外壁全是水珠。

张佳乐自然不拘小节,起了一瓶之后给几人满上:“来,哥儿几个先走一个,虽然这酒喝着冰牙,但哥们儿心里暖和。”

孙哲平哭笑不得:“你这口音跟谁学的。”

“和你们认识那么久,我和小远的口音都被带跑了好吗。”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店里服务员来上了最后的串,说完菜齐了就转身要走,结果脚下一崴差点没坐到张佳乐怀里去。张佳乐下意识扶了一把:“哎哟,姑娘小心点。”

小姑娘也是脸皮薄,说了谢谢之后就有点不好意思抬头了。张佳乐低头看了下:“脚没事吧?怎么穿这么高的跟啊,不过今年这个流行款挺好看的,你穿显腿长。”

小姑娘抿着嘴笑了一下就走了。几人继续吃吃喝喝,谁也没当回事。就孙哲平多看了人家姑娘两眼,还被张佳乐打趣问是不是看上她了。


“不是我说别的,张佳乐,我真服你。”几轮下来四人早吃了个半撑,于锋喝得有点多,用手指了指张佳乐,“灵气。灵气逼人。你这嗓子。唉。”

张佳乐酒量比他好点,但也醺醺,听于锋这么说直接用鼻子嗤了一声:“我可去你妈的吧。”

邹远是四花里唯一没喝多少的,也是因为他在张佳乐眼里还是个小孩,谁都不劝他酒。他全程勤勤恳恳地替别人续杯,听到于锋张佳乐开始商业互吹,没想多少就开始习惯性地拉架:“师兄不要说脏话。”

张佳乐平时在邹远面前是很克制的,稍微上了头就忘乎所以,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噢,我忘了,不能带坏小远。”

“他不是孩子了,张佳乐。”孙哲平突然插话。

“嗯?”张佳乐一开始没听清,下意识反问了一下,等到反应过来孙哲平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场面就变得很尴尬。

“你别说得好像是我在带你儿子一样啊。”张佳乐哭笑不得,还以为孙哲平在开玩笑。

“你儿子。你他妈天天跟个老母鸡护崽一样的。”孙哲平说。

“你有毒吧孙哲平?”张佳乐把酒杯重重一放,声音也大了点,店里其他客人都回头看他们这桌。

“我怎么了?”

于锋看不下去了:“行了!”

“干嘛啊?有毛病吧你们俩?邹远招你惹你了孙哲平?”

孙哲平沉默半天:“不好意思,喝多了。”

躺枪的邹远这时正端着酒杯,苦思冥想着敬酒词,被甫一点名,闹了个大红脸:“啊……是这样的,想敬你们一杯,因为师兄孙哥和大鱼都很照顾我,你们就是我在北京的亲哥哥。”

“师兄你也别和孙哥和大鱼吵架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你这个脾气得改改,别的地方也没有个我能拉着你呀。”

“孙哥你为我好我知道,心里都懂,也谢谢你这么照顾师兄,你和师兄对我都有知遇之恩,真的,特别感谢。”

“大鱼和我住了这么长时间,能一直忍着我,也谢谢你。我性格有缺点我自己也明白,我也在学着一点点改,感谢大鱼耐心陪我,真的谢谢你。”

一看就是不常上酒桌的,一番话说得乱七八糟,但三人不仅把这心意领了,还领得美滋滋的。

于锋先和邹远碰了下杯,缓解了他的尴尬:“一家人,亲兄弟,不用那么客气。”

孙哲平和邹远坐了个对角,伸手碰杯难免麻烦,就只举杯遥祝了一下:“都在酒里。”

张佳乐倒没有和邹远碰杯,一副想说什么又没说的表情,揉了揉邹远的头发。

 

孙哲平又给几人重新满上,举了杯在空中:“祝我们音乐节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张佳乐嘲笑他用词太老土,也伸手把杯子举到酒桌中间:“一发入魂!签约做职业歌手!”

于锋文绉绉地:“成为国内歌坛发展史的转折点和里程碑。”

邹远想不出什么好词,只能附和:“干杯!”

 

 

 

今天几位青年的雄图野望是羊肉膻味的。





tbc


08

2017-06-15
 
评论(11)
热度(38)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