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无冕之光无愧之梦,并依旧长情。”

【双花】The Rose.05

01 04



成立了乐队之后,跑场演出就变得更加困难。毕竟几人已经不是从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只能打包绑定去找工作。高端点的餐厅根本不会着眼于乐团,他们更青睐的是钢琴或者提琴演奏,而若要说到几人的老本行酒吧驻唱,收入微薄,竞争激烈,想从中出头更是难上加难。

像于锋和邹远这样,家里偶尔资助,总有一些迷之收入来源的,日子倒也好过。可苦了张佳乐和孙哲平,过着一穷二白的日子,除了每天的训练之外,只能靠些副业养活自己。

孙哲平是每天去做代驾,一双敲鼓的手天天去给别人打方向盘,偶尔碰到喝大了不好对付的顾客也只能忍气吞声,谁让他们是老板呢。按理说他这个性格可能不适合做这类服务行业,可也许是穷日子里逼出来的,这个代驾倒也顺风顺水地做下去了。除了每天总得四处奔波,辛苦了点之外,没什么不好的。毕竟谁赚的不是辛苦钱呢。

而张佳乐除了唱歌之外也没什么能够糊口的手艺,只会变个魔术,还是为了撩妹学的,用来做演出就是天方夜谭了。好在这是个直播火爆的时代,张佳乐早跟某平台签了约,以前在工作之余,每天都能直播个把小时,弹弹吉他唱唱歌,因为主要卖的忧郁青年人设,所以粉丝也不算少,挣的也比天天跑夜场多。但现在全民直播成了风气,以后小主播在这方面会越来越不景气,因此张佳乐也从没想过把这当成条出路,还是勤勤恳恳在酒吧唱着几块钱一首的歌。自从四人组了乐队不再驻唱之后,张佳乐就又重操了旧业,外快不多,聊胜于无。

 

这样性格迥异、经济水平也大相径庭的四个人凑到一起,竟然也意外地投缘。比如邹远变成了另外三人心照不宣的团宠,张佳乐抛的每一个梗都能被孙哲平接住,于锋会体贴地在大家都没什么钱吃饭的时候主动负担买菜的开销,以及其他种种,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兄弟之间的无声默契。

 

“我说,”于锋捧着碗,咽下嘴里的米粒,“我们好歹也是兴师动众成立的乐队,到现在怎么还没个正经名字?饭太硬了谁做的。”

“我做的怎么了?就你做饭好吃?不爱吃别吃。”这是孙哲平。

“孙哥做饭一直硬,水放太少了。”邹远也抗议。

张佳乐刚才一直忙着夹肉,根本没空理会几人的嘴仗:“我觉得挺好的啊?大男人吃什么软饭。”

于锋被他这么一说,呛了一下:“此软饭非彼软饭吧,怕吃出胃病来老孙不给报销医药费。”

“报销骨灰盒。”孙哲平说。

张佳乐看着于锋的表情,心里暗暗同情。孙哲平这张嘴确实也是损得厉害,也难为于锋在和孙哲平认识这么多年里一直走的清新儒雅这一挂了。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于锋觉得在饭这个话题上聊不下去了。

“饭我做的啊。”孙哲平自然地接话。

“不是……”

邹远是真对得起于锋平时给他买的那些好吃的:“大鱼是问我们乐队的名字。”

“老孙觉得乐队名字无所谓,他还想干脆叫无名呢,”张佳乐说,“但我觉得还是慎重一点,别叫什么机车啊零点啊这些一抓一大把的,有点辨识性比较好。”

“你有想法?”于锋问。

张佳乐踌躇了一下,可能觉得这个提议有点娘炮:“FLOWERS怎么样?”

邹远点点头觉得还挺好:“用德语会不会逼格高一点?”

“好记就行,逼格无所谓了。”孙哲平说,“我觉得这个可以。”

于锋本来就是随口一问,对张佳乐这显然经过深思熟虑的名字并没有意见:“那就这个吧,我发个朋友圈啊。”

张佳乐有点没搞清楚状况。他本来是做好了被回绝的打算的,打好了很多反驳的腹稿,比如“花儿乐队也是几个大男人”、“搞艺术的还嫌娘炮太作了吧”。结果这几个人在饭桌上很随意地敲定了张佳乐这个提议,然后接着没事人一样吃饭,这实在是太草率了,有种直男逛街直奔目的地的感觉。

“所以就叫FLOWERS了?”张佳乐试探着问。

“对啊。”于锋低头在手机屏幕上打字。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孙哲平又盛了一碗饭。

“师兄不会后悔了吧……”邹远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把碗一摔,走了。

 

 

不过他晚上再开直播的时候就把房间名改成了“FLOWERS乐队训练日常”,可以说是非常口嫌体正直了。

其实张佳乐在搬过来之前不怎么直播。因为每天觉都不够睡,他住那个地下室光线又不好,一开摄像头巨丑,很影响心情。所以基本每个月直播时长都不够,被超管联系了很多次,差点就取消续约了。好在粉丝还是对他不离不弃的,每次开直播都会在弹幕刷“奶奶你当年关注的主播终于开播啦”。

他搬过来之后开直播开得勤了点,不过一般也只是自己唱歌,很少给队友出镜,最多也就是有个同屋的孙哲平,因为会掉观众数。毕竟现在这就是他主业,他每个月的收入都和直播间活跃度直接挂钩,可不敢随便玩火。

所以他今天开始直播乐队日常,还是破天荒头一次。

 

张佳乐没有粉丝群,他一直觉得自己直播间天天就两千多人在看,其中差不多一半都是僵尸号,还搞个粉丝群挺作的。因此平时总追着直播看的粉丝们也不太知道张佳乐组了个乐队,最多也就是偶尔听他提了一嘴。这时光明正大地开了直播说要给大家看日常,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不过张佳乐显然对网络营销的运作不是很了解,生生放弃了这个吸粉的机会,只简单介绍了一下几位队友,就和他们开始了训练。

张佳乐固定好摄像头位置之后,一手拿着乐谱,一手拿着话筒,喝了口水准备开始了。“给个C。”他对于锋说。

于锋给了个标准音。

然后张佳乐和孙哲平对视一眼,进了鼓点,正式开始了一首曲子。

 

 

 

张佳乐这个人有个好习惯,就是该认真的时候绝不分心。

所以他这个时候也没有发现,在几人训练的时候,直播间人数突然疯狂增加,多到了一个能上首页的程度。





tbc


签约主播并没有我写出来的挣得那么少。剧情需要。


06

2017-06-05
 
评论(12)
热度(55)
© 黑泽弥 | Powered by LOFTER